2009年9月11日星期五

饭后谈爱国党


这一个爱国党(Parti Cinta Malaysia)的名字取得很有意思,与传统的政党名字有所不同,不再是什么民主,人民,进步或什么种族的字眼。看看世界各国的政党,多数名字都离不开民或人这一个字眼,总是与人扯上一定的关系,无论是所谓的民或种族的名称等等,再不然就是以政治思想主义命名,好比民主党,共产党,社会主义党等等的名字。


暂且不论这一个“可爱”的爱国党是否与马华前署理总会长蔡细历或被民政冻结3年党籍的范清渊有关,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这故事的微妙性。据报导,马华总会长翁诗杰日前在马华视听室举办的雪隆党务汇报会上,指老蔡和张老板计划成立爱国党。其实,很奇怪的一个现象是,这干范清渊何事?有事没事怎么搞到老范的头上呢?翻开过去的报纸,我们可知道老范也是被民政党当权派轰出局,原因是扬言退党和攻击领导层。嘿嘿,老范所犯下的毛病可与老蔡相提并论吗?一样地是责骂领导层,一样地曾说民联找过他,总总的公开性谈话岂不是与老范的罪名不谋而合吗?只不过,老蔡多加了一条“刑事罪”在身上,下场无奈比老范更可悲。


张老板,蔡细历与范清渊这3角关系非一般的单纯,行内人都知道范清渊与张老板的关系非浅,至于与蔡细历的关系是如何的微妙,暂且不便多说,毕竟话多反弹多。张老板虽只是东马沙捞越小党的财政,但其势力无不在西马各政党内延伸,巫统也好,民政马华也罢,其势力不容小看。因此,收纳西马各政党的失意分子,再来组成多元种族的政党,以期成功取代马华民政,这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我们必须知道,爱国党的成立是由一位38岁的年轻人成立,38岁的年龄在各政党也只不过只能担一位青年团团长,何来担上一个政党的党魁呢?西马的政治形态与东马不一样,西马许久已经没有一位二十来岁的政治人物当上行政议员或副部长等级以上的官阶。近年来,唯有沙捞越的孙伟轩以28岁之龄当上州部长。此外,以北海当地人对此人的认识,这一个人非活跃于政坛,对政治的认识也许一般;党的总部地址竟然设在一个已丢弃的酒廊里,可想而知这一个政党的背后让人不尽对这政党的怀疑。这一个政党的成立是为了他日重战江湖呢?抑或是存在人们的恶作剧?


一个以华裔为主的多元种族政党,岂不是与民政党和民主行动党一样吗?在朝有了民政党,在野有了民主行动党,哪个阵线还容得下爱国党呢?难道中立不成吗?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马来西亚以华裔为主的政党有马华,民主行动党,沙捞越人联党和民政党。人联党盆据在沙捞越,起不了分裂华人的作用。但若在西马,民主行动党一个在野的政党一直对抗着马华与民政党,308大选前都处于挨打的局面。直至308后,整个政治格局也改变了;在朝的华基政党的政治版图缩小了,在政府内说话的声音似乎也减少了。再看看民联在国会的议席,华人的反对党议员还比华人在朝议员多呢!可想而知,在马来西亚的华人多数都支持了反对党,这是一个不健康的现象,可能会引起种族对立的情况出现。如今,再加上了爱国党(不知能否成气候),这华社的力量是否会面对被分裂的命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