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9日星期三

《中国报》霆院声声:讓馬袖強超越種族吧!

首相納吉委派民政黨全國主席馬袖強負責掌管興都基金理事會的決定,遭到朝野政黨炮轟,行動黨領袖反應最為激烈。
 在此事件上,再次冒出一個令人深思的種族問題。猶記得在505大選前,大部分非巫裔和一些較開明的巫裔,都希望馬來西亞成為一個以“馬來西亞人為先”自居的國度,不再區分種族,只以“馬來西亞人”為傲。
 以馬來西亞人為先的先決條件,是對種族膚色色盲。這是我們期待的美好國家,更是大家努力追隨的政治鬥爭。我們希望納吉的施政超越種族,我們希望教長公平對待華教,我們更要求國家擺脫種族固打製。但是,這一切對大馬政黨來說,都只是大選噱頭、政治號角,其實他們心口不一。
 行動黨是一個多元種族政黨,強調“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可以委派巫裔再里爾上陣擁有近74%華裔選民的升旗山選區,以“巫裔”的種族姿態服務華裔選民;但是,當馬袖強掌管興都基金理事會時,行動黨的檳州第二副首長拉馬沙米和甲州議員賴君萬連聲炮轟,前者指這是對印裔社會的侮辱,後者則批評納吉缺乏種族敏感度。
種族角度批評
 行動黨口口聲聲批評國陣種族主義,但當國陣踏出第一步,超越種族考量地作出委任時,行動黨卻從“種族角度”批評國陣,這是哪門子的道理?到底是國陣過于種族主義,還是行動黨把自己封鎖在種族格局內?抑或行動黨認同華人只能照顧華人的種族施政模式?
 當然,委任印裔領袖掌管印裔事務,是最佳選擇,畢竟大馬各族文化背景不同,造就了我們缺乏對彼此間的理解。然而,這是舊有的施政模式,是大部分選民摒棄的模式,不是嗎?倘若借助馬袖強的委任,可以突破種族政治的枷鎖,證明政治領袖可以超越種族膚色,公平施政,這何嘗不是一個好開始呢?行動黨領袖等人應該對此表示歡迎,因為這符合了行動黨過去一直倡導的政治理念。
 行動黨自認與馬華不同,不會只顧及華社,因為它是一個多元種族政黨。但是,那些批評馬袖強的行動黨領袖似乎忘了,民政黨也是多元種族政黨;難道馬袖強的膚色僅可以照顧華社的利益?那多元種族政黨的理念不也空談了嗎?
 行動黨的連珠炮,也許可以鼓動印裔社會,但同時,也暴露它是一個虛偽的膚色政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