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0日星期三

《中国报》霆院声声:皇權在上,民聯危殆

雪州撤換大臣風波沒完沒了,看官們累了,但我們的政治人物仍然沒有展示出誠意,解決有關問題。
 此項課題的主動權已掌握在雪州蘇丹的手上了。當政治人物互不相讓時,馬來統治者從原本的象征性角色,已經變成了主宰整個政治局勢的重要角色。
 308大選后,登州蘇丹和玻璃市拉惹拒絕時任首相阿都拉推薦的大臣人選,自行欽定州務大臣;再后來的霹靂州變天事件,已故霹靂州前蘇丹也發揮了極為關鍵的角色。這一切都發生在308大選,也是所謂的兩線製成型之后,但往往這些決定都不傾向于民聯,包括目前的雪州撤換大臣風波。
 公正黨和行動黨呈書雪州蘇丹,推薦公正黨主席旺阿茲莎替代卡立出任大臣后,雪州蘇丹卻要求民聯三黨各自提呈超過兩名的州務大臣名單,以供蘇丹篩選,同時還拋出一句不要“傀儡大臣”的諭令。
 這一個舉動,這一番言論,明眼人略可猜到蘇丹的心思,只是公正黨和行動黨等人假裝聽不懂、看不懂。最為令人詬病的是,行動黨和公正黨兩黨竟然僅僅只呈上旺阿茲莎的名字,沒有第二人選。此舉已經觸怒雪州蘇丹,通過秘書發表文告,訓斥兩黨不尊重蘇丹,甚至以“無禮”形容之。

已觸怒雪州蘇丹
 在雪州撤換大臣風波上,雪州蘇丹所發表的諭令和權利行使,明顯地要比過去霹靂州、登州和玻璃市馬來統治者的表現更為突出,雪州蘇丹提高了皇室的權威、崇高地位和州憲法所賦予的權限。
 縱然有憲法專家質疑蘇丹在決定大臣上的角色和權力,但僅僅因為馬來統治者的至高無上,以及馬來社會對蘇丹的尊重,政黨人士就算推出擁有30名州議員支持的大臣人選,也必須得過蘇丹這一關。
 簡單來說,這是一項不成文的尊重,也是一個不可跨越的君臣禮儀,這一份尊重和禮儀並沒有在州憲法或國家憲法中清楚闡明,但這是馬來西亞社會打從心裡明白和接受的皇室崇高。
 雪州蘇丹訓斥兩黨的消息傳出后,雪州伊黨頓時跳出來,呼籲其盟黨尊重雪州蘇丹。這種做法可說是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消遣兩黨之余,又為自己加分,還是那一句“有這樣的朋友,還需要敵人嗎?”
 民聯三黨的矛盾不再是卡立,而是伊斯蘭黨和皇權。安華要如何解救傷痕纍纍的民聯呢?就算成功撤換卡立了,民聯的傷痕還能癒合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