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5日星期四

《中国报》霆院声声:雪州撤換大臣風波的代價

雪州撤換大臣風波在阿茲敏阿里宣誓就任后,可說暫告一段落,但這起事件卻讓各造付出巨大代價,也為君主立憲制立下另一個先例或參考個案。
 2008年大選后,登州和玻州馬來統治者拒絕獲勝政黨所推薦人選,已經為君主立憲制打開一個缺口;如今,民聯所炮製的撤換大臣風波,讓君主立憲制有了嶄新定義。過往,政黨推薦人選,統治者可說“照單全收”。然而,現在是直到大臣宣誓就職,政黨領袖和人民才知道是誰出任大臣。
 雪州撤換大臣風波給我國政治帶來了新的元素,馬來統治者成了朝野政黨矛盾的最終裁決者。當國陣一黨獨大時,皇權被削;兩線制成型后,皇權重拾崇高地位,甚至讓朝野相互套上欺君罪名。
 除了皇權角色吃重,此風波也帶來另一個大問題,那就是民聯三黨的聯盟關係。民聯三黨的政治關係隨著伊黨主席哈迪阿旺猛烈炮轟盟黨后,變得惡劣。
大家都輸不起
 然而,哈迪阿旺的怒氣僅僅是為了雪州大臣課題,抑或是伊斯蘭黨保守派對民聯所作所為的忍耐度,已經到達一個燃燒點,借題發揮?縱觀事件的發展,民聯的分裂相等于伊斯蘭黨的分裂,公正黨策略局主任拉菲茲大可說這是哈迪阿旺與民聯領袖不和,是哈迪阿旺個人的問題,但拉菲茲卻選擇看不到在伊黨代表大會上,多名重量級領袖給予哈迪阿旺的支持。
 伊黨內的保守勢力決定該黨未來走向,也主宰著民聯命運,甚至是國家未來的民主進程。人們可以呼籲伊黨開明派自立門戶,但那只不過是多一個類似公正黨的政黨。離開了伊黨的伊黨領袖,無形中將失去“宗教光環”,是否還能協助民聯爭取到東海岸鄉區馬來選民的支持?
 雪州撤換大臣風波,伊黨主席哈迪阿旺由始至終只是犯下“出爾反爾”的毛病,但若與行動黨和公正黨比較,哈迪阿旺的力挺卡立和遵從蘇丹諭旨,都不會讓他典當身為一名穆斯林領袖的基本原則,而馬來保守社會對此也較受落。
 因此,民聯入主布城是一個尚未完成的夢呢,抑或永遠都不會實現?路怎么走,取決于民聯三黨。國家未來和黨內權力利益,孰輕孰重,需自個兒衡量。一個政治決定,將讓三黨、國家和民族付出昂貴代價,民聯三黨輸不起,支持民聯的選民更輸不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