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0日星期三

《中国报》霆缘声声:拒任雪公賬會主席的背後

雪州議會反對黨領袖三蘇丁拒絕出任雪州公賬會主席,同時也向雪州議會辭去反對黨領袖一職,並歸還反對黨領袖的官車。
 三蘇丁的做法,是以政治對抗政治。三蘇丁指國陣在公賬會只有一名主席和一名委員,其他委員是民聯議員。據議長楊巧雙的說法,雪州議會有10個委員會,而每個委員會各有7名委員,那表示公賬會其余5名委員是民聯議員。
 楊巧雙認為,這10個委員會都非常“活躍”,深怕議員無暇應付。然而,楊巧雙此番言論有欠妥當,她似乎忽略了這10個委員會的角色輕重。
 公賬會的角色,肯定較其他委員會吃重,要不然州議會也不會要求修改議會常規,讓反對黨領袖出任公販會主席。既然要實踐民主,雪州政府就干脆讓絕大多數國陣議員出任公賬會委員,以監督州政府的開銷和工程項目。
 當然,三蘇丁不接受委任的原因,除了他所指的綁手綁腳之外,最大因素是,他不願意成為民聯政治把戲其中一個棋子。當三蘇丁接受該職位后,民聯將會以此揶揄國陣無法在其他國陣執政的州屬,效仿民聯在雪州的做法,甚至延燒到國會公賬會主席,仍然由國陣議員出任的課題。
鞏固入主布城踏腳石
 目前的問題是,雪州議會已經通過反對黨領袖必須出任公賬會主席的議會常規,這是一個雙職位的配套。三蘇丁辭職后,並不意味著問題就解決,雪州巫統是否委派該黨其他議員出任反對黨領袖,是此項課題發展的下一個關鍵。
 此外,三蘇丁在批評雪州政府時,也帶出一個新任雪州大臣阿茲敏阿里的新人新政議題。那就是,他說,接受官車並非新課題,在卡立出任雪州大臣時,就已經存在這項福利,但前大臣處理的方式,顯得較有誠意,反而現任大臣的做法,是公告天下,爭奪功勞。
 是的,公正黨人決定撤換雪州前大臣卡立時,也曾批評卡立不懂政治,而三蘇丁的說法,也印證了這一點。現任大臣阿茲敏阿里的做法,明顯較有政治謀略。阿茲敏阿里深知“功德做了無人知,便是白做”的道理。
 阿茲敏阿里上任幾近3個月,熟悉行政操作之后,便將履行他的政治責任,擔任一名完全與前大臣卡立不一樣的雪州大臣,為公正黨“加影行動”和“撤換大臣”所立下的說辭正名,即是鞏固入主布城的踏腳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