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7日星期三

《中国报》霆院声声:衣著課題與宗教化危機

大馬體操選手法拉安(Farah Ann Abdul Hadi)在東南亞運動會勇奪金牌,為國爭光,但身為穆斯林的她,因身穿體操服沒遮羞體,而成為網民爭議的焦點。
 衣著似乎讓馬來西亞人忙得不可開交,從早前的華裔婦女到陸路交通局,被要求裹上“紗籠”,才獲准入門處理事務,到體操選手被指衣著不得體,觸犯宗教教義,可看出這一切爭議,都是因為宗教因素使然。
 陸路交通局服裝指南確實沒有不妥,每個政府部門,乃至政府大學,都有著類似服裝指南,但一切胥視當局是否苛刻執行之。
非穆斯林首當其衡
 記得9年前,曾當選雪州一所政府大學的學生代表。眾多學生代表與校方管理層開會時,一位打著學陣旗號的穆斯林學生代表,向校長提出禁止學生穿牛仔褲,時任校長是一名不包頭巾的開明女校長,一口拒絕了該請求。
 該名穆斯林學生代表堅持學生必須遵從大學服裝指南,但校長當時說出了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話,她認為服裝指南是參考,但我們不能把自身的宗教觀念強加在非穆斯林朋友身上,只要衣著端莊而不過于暴露其可,穆斯林應該以同理心尊重之。
 大馬曾經是一個國風開明的國家。國父東姑阿都拉曼曾強調,我國是個以伊斯蘭為官方宗教的世俗國家。國父言辭,顯然已經否定了馬來西亞是一個伊斯蘭國。然而,國家成長發展,沒有讓這個國度變得更開明和先進,反造就更多人選擇退居保守,堅守宗教。
 青體部長凱裡力挺法拉安,認為只有上蒼可以評定她,希望別人不要干擾運動員。凱裡的談話道出了這個國家的問題。當一些人士一直以宗教教義來評定別人時,大部分人就會盲目地追隨,而當這一論調被無限放大,宗教條規將會漸漸地侵蝕我們自由和世俗的國度。
 當伊刑法金箍咒悄悄地走進我們的生活,正伊斯蘭化我們的社會生活時,我們不該再把它看成是政治課題,或行動黨與馬華的鬥爭課題。伊刑法動搖國本,超越政治,是馬來西亞的大事,首當其直衝的是非穆斯林社會。
 當非穆斯林社會輕視伊刑法的存在,甚至認為這是一項政治課題,到再發生“圍紗籠事件”時,我們還有理由去咆哮嗎?不。
 在我們還可以選擇的時候,為了我們的下一代,向伊刑法和過度保守的宗教條規說“不”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