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3日星期三

《中国报》霆院声声:巫統政客的變臉術



政治人物變臉,換了位子換了個腦袋是常有的事。近日,我國政壇出現多位變臉大師,從過去攜巨款過境澳洲被捕的前雪州大臣莫哈末泰益,到發表華裔不掛國旗不愛國的前巫統部長阿都卡迪,還有前副首相慕尤丁,甚至是前首相敦馬哈迪,仿彿都成了正義的化身。
 記憶猶新,前副首相慕尤丁曾在納吉提出“一個馬來西亞”概念后,發表他是以馬來人優先的言論。然而,事過境遷,丟失了副首相之職后,慕尤丁看似也丟掉了巫統鷹派的作風,倒是成了一名捍衛“一個馬來西亞”概念,對膚色“色盲”的政治領袖。
 然而,提倡“一個馬來西亞”,在攝影機前豎起食指的的首相納吉,則在一馬發展公司和26億令吉疑雲的左右夾攻下,退守種族主義,選擇捍衛滿口種族極端言論的紅衫軍。
 一場全國大選,一場政治危機,改變了兩位政治人物的政治方向,更徹底地改變了整個國家的政治氣候。
 失意領袖當權時,對國家的未來選擇了沉默和盲從;但一旦失勢之后,卻改變一貫作風,道出事實與民聲,但這並不值得慶幸和開心,因為那是沒有利益追求后所釋放出來的怨氣,而這怨氣倒是他多年憋著不說的心底話。
 也許有一天,在他重回權力中心之后,你可能再也聽不到那豪情壯志的言論,更無法再從他身上,找到那令人聽了精神為之一振的敢怒敢言。
 當然,慕尤丁尚有一點是可圈可點的,他還在任副首相時,依然毫無顧忌地針對一馬發展公司課題窮追猛打,進而導致他最后丟官歸故里。在這一個節骨眼上,慕尤丁始終比某些領袖有勇氣和擔當。
人民不會輕易忘記
 巫統內部也常出現一些欲上位的年輕領袖,發表馬來人至上的言論,以圖獲得黨內基層支持,進而平步青雲。但是,一旦爬上高位之后,他們又表現出一副全民領袖的模樣。
 未當選國會議員前的凱裡也曾常發表種族主義言論,強調馬來人權益及抨擊時任檳州首席部長許子根邊緣化檳州馬來人。2008年政治海嘯之后,凱裡理解政治環境的變化,搖身一變成為捍衛多元文化的巫青團領袖,進而以開明的作風,出任巫青團長與部長。
 每名政治人物都有其從政的成績單,人民不會輕易地忘記他們曾對國家與人民所帶來的傷害。但是,可悲地是,身為人民的我們似乎樂見政治人物改變立場,從所謂的邪惡轉變成令人津津樂道的正義,且從不追究他們過去是如何地不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