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5日星期二

特大:少壮与元老的对决?


少壮派与元老派的对决?


一个特大,五项提案,但后两项是多余的。为何说是多余的呢?因为那只是蔡细历与特大要求人的免死金牌。


对于挺蔡派来说,媒体都认为这是失意分子或元老人物不甘寂寞的联盟,更有趣的是,媒体更说这是元老派与少壮派的对决,看看今天的翁派3位代表与蔡派的3位代表,除了卢诚国外,其余两位都是曾经当过州行政议员及副部长,而在308后,3位不是败在大选中,就是不获提名上阵大选。


我们再看看槟州的情况,骆福汉,郭家骅及刘一端3位 挺蔡大将,全部都是在大选中被耍下来,这些都曾在槟州马华叱咤风云的大人物,也当过行政议员,而且是轮流当州行政议员。在槟州马华,骆福汉与郭家骅是冤 家,因为各自都有心要称霸槟州,才有了陈广才北上主持大局的好戏。如今这两人却因蔡细历走在一起,哦不,是因为司马昭的利益走在一起,一个各怀鬼胎的组 合。经历了308大选,马华元气大伤,改朝换代后,翁诗杰主导马华的改革纲领,首要的任务就是瘦身和年轻化。槟州大山脚区团旗下的支团团长翁协文在党选的槟州州团长4角 战中,打败其他对手,当选州团长。翁诗杰登上总会长宝座后,展开首轮的改革策略,誓以年轻的团队来抵抗民联年轻队伍的攻击。槟州州联委主席廖仲莱响应翁总 的号召,委任翁协文出任署理主席。但这一个委任酿起了“倒翁”的最好理由,这也顺理成章地把“边缘化元老或不尊重元老”等等的罪名套在翁诗杰的身上。败兵 何以言勇,何以领导马华再战江湖呢?新一代的槟州马华领导人翁协文,陈显裕及骆南辉等等,是否可以成功扭转劣势,有效地监督槟州州政府的施政呢?且看下一 届的大选的成绩,自有分晓!但可以肯定地是,槟州马华若一直处在互斗的局面下,别说扭转劣势,连基本盘的信心盘都会断送掉。


联 邦直辖区州联委会的安排也是因为内部不和而做出如此的选择,姚长禄与陈财和不和是众所周知的,为了权衡这两者的势力,翁诗杰委任丹斯里郑福城为州主席,但 这也成了今日联邦直辖区倒翁的主要原因之一。有报导说,姚长禄是挺蔡的,我说至今为止,我们可没有看到姚长禄像周连琼般,对翁总刀刀见血。也许历史的缘 由,当年的马青803事 件,时任马青总秘书姚长禄就是时任总团长翁诗杰的死对头,因此而认为姚长禄必定对翁诗杰多有不满。但是事实是如此吗?我不晓得,只有姚长禄才知道。至于陈 财和,成功当选中委似乎没能满足他的胃口,联邦直辖区联委会主席才能填饱他。还记得陈财和何时突出其挺蔡的形象吗?便是去年的12月左右,正是不获委任州联委主席之后。何其巧合,何其戏剧性啊?周连琼常出现在部门,每当总会长传召见面的时候,他急忙起身,迫不及待地跑到总会长的办公室,与翁总一见。但如今呢?报纸卖得多了,大家自有答案。


“ 年轻化的改革”成了翁诗杰的致命伤?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地是,今日出来挺蔡的领袖多半都是“过气”的领袖,是真的爱党呢?抑或是为了各自的利益?东山再 起?至于那些响应自己所支持的地方领袖的号召,选择挺蔡的同志们,是否也想过党的未来呢?还是盲目地被这些利益当头的政客左右了自己的智慧呢?我们且看挺 蔡的提案,为的就是一个“不忠不义”政治领袖的政治前途,为的就是保着这些特大召开要求人的政治前途。5项 提案的提出足以证明这些政客是为了自保,就算提出不利于当权派的提案,也担心自己的前途被对付。如果他们真的有这魄力去对抗他们所谓的“独裁和霸权”,为 何就不能像翁诗杰一个提案般的干净利落,没有保护自己,也没有保护这些翁派的代表,就干脆的豁出去吧!但这些挺蔡的领袖并没有这么做,这一切可看出自己的 投机,自己的自私?!深怕自己输了这一场战争,还要保着一丝的“生命”!本是投机的类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