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日星期三

《中国报》霆院声声:王權下的電子煙

電子煙是全球新興產品,但對于其利弊之說,各方都有不同的說法和詮釋。據資料顯示,目前已有25個國家禁止電子煙,其中包括我們的兩個鄰國,即泰國和新加坡。
 電子煙與香煙都是有害健康的產品,而香煙的製造成分已詳細列明,但電子煙尚可根據個人喜好,向煙管內加入其它味道的香料。因此,電子香煙中添加物的安全性是一個問題,衛生部擔心添加物可能影響電子煙民的健康,甚至充當吸毒的工具。
 柔州蘇丹發表諭令,州內將于1月1日開始禁止電子煙。行動黨的憲法專家阿茲巴裡說柔州蘇丹越權,因為執行禁令的應當是政府。
 這一場“蘇丹發諭令禁電子煙”課題,正說明君主立憲制的立國之本是否會被動搖,政府與國人對君主立憲制度的堅持,將決定馬來統治者在重大課題上所持有的重要立場。
 馬來統治者沒有行政權,卻享有至高無上的地位。即使有人不同意也好,也必須謝主隆恩,否則的話,被套上一個叛君的罪名,倒是得不償失。
 王權與憲法在馬來西亞社會裡,一直都是矛盾的話題。王權與政府都安分守己,不會跨越雷池一步,但一旦兩者碰在一起的時候,到底有多少人會捍衛王權,又有多少人會堅持憲法呢?
蘇丹的話有多重要
 從憲法的角度來看,人們可以堂而皇之地說州政府可無需遵從蘇丹諭令,但實際上,州政府或電子煙業者也明白,那不是干預朝政與否的問題,而是蘇丹的話有多重要,而恰恰這一道諭令來自一名深得民心和受到人民擁戴的蘇丹。
 衛生部早前一度欲禁止電子煙,但衛生部長蘇巴馬念的好意,卻換來種族主義者的鞭撻。那些種族主義者指責衛生部破壞馬來年輕人的商業機會,鄉村及區域發展部部長依斯邁沙比里,更形容電子煙是馬來人的創意,並呼籲馬來人將其發揚光大。
 這一種現象似乎也曾出現在中國歷史上,中國清朝末年,英國人把鴉片推向給中國人,為官者只看到眼前的利益,忽略了鴉片的禍害。鴉片的猖獗流行,讓這個民族一蹶不振,影響中國近百年的國運。
 為官者若唯利是圖,而不是先天下之憂而憂,甚至以種族的狹隘視野看待此等嚴重課題的話,失敗的不僅僅是一個民族,而是一個國家。
 然而,值得慶幸地是馬來統治者開明且有智慧,以更寬闊的視野看待老百姓的問題,直斥那些以種族理由合理化電子煙課題的政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