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9日星期二

兵败选举不是世界末日

一场国家选举结束后,媒体朋友,评论员至普通老百姓都计算着在大选中落败的政党还剩下什么,当然他们也不忘吹捧那些成功翻身,执政或大胜的政党。然而,政治本来就是一种胜负的游戏,胜得多少,败得多少,抑或是增加多少,锐减多少,那是人们用选票计算出来的数字,数字拼凑而成的政治版图。

台湾总统副总统与立法委员选举甫于上星期周末结束,从面子书可以看到台湾媒体如何地数落国民党,又如何地捧民进党大脚。当他们以“狂风扫落叶”形容民进党几乎把台湾染绿,甚至调侃“国民党还剩下些什么”时,其实媒体人或评论员都处于一个过于亢奋的过渡期。

民进党染绿是否能为台湾带来更美好的未来?是不是把选票投给了民进党,台湾就有救了呢?是否民进党候任总统蔡英文取代国民党卸任总统马英九,台湾的未来就像似买了保险,保障台湾经济起飞,国泰民安呢?

染绿没有变得更好,它只是让台湾找到新的期待,它只是让台湾完成了一场民主政治的任务。国民党是否真的没有翻身之地,民进党是否真的一枝独秀,成了领导台湾的永垂不朽政党呢?真的还得看看民进党在未来4年,甚至可能是8年的执政表现。

国民党曾黯然交出政权,也曾风光再次上台执政;民进党也曾意气风发地上台当总统,也曾因贪污腐败而狼狈走下执政舞台,民主政治不就是如此也。

胜了总统选举,赢了国会半数议席的民进党,显然地比陈水扁时代更没有借口,他们没有借口说总统的政策面对国会的阻拦,他们没有任何推搪的借口,他们只能好好地办好每一件事情,因为民进党如今是完全执政,蔡英文不是跛脚总统。

行动党也曾兵败如山倒

同样地,看回马来西亚政治,行动党曾经在1999年一蹶不振,已故前全国主席卡巴星和林吉祥同时在槟城双双落败,行动党一度陷入群龙无首的局面。2004年大选,在新首相效应下,在野的行动党虽然比1999年大选稍有斩获,但在国阵掌控超过90%议席的国会,行动党也不过是国会殿堂内一把微弱的声音。

然而,前后10年的岁月,行动党于2008年和2013年大选脱胎换骨,斩获创党以来最多的国会议席和州议席。行动党的辉煌是否能持续,其传统政治对手马华是否能有翻身之地?很多人不看好马华,很多人继续吹捧行动党,但政治这门艺术,没有人会知道未来如何,更没有人真的可以运筹帷幄,只有民心所向才能决定一个政党的十年山河。

这一代人的政治选择与下一代人的政治选择不一样,每一个时代的经济和社会需求也不一样。也许这一代所追寻的政治需求,到了下一代人,其实那根本不值得一提,好比老一辈人所担心的513种族冲突事件的白色恐怖,但到了这一代年轻人,那已变成一个历史名词,而不是藏在心里的忧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