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0日星期日

砂州州选只是一场试金石

砂州州选即将来临,国阵在新首长阿德南带领下,看似势如破竹,至少已摆脱了“白毛效应”,前任首长泰益玛目上了神台,势必无法再成为今届州选的热点课题。

很多人认为砂拉越华裔选民的支持度,将成为马来半岛华裔在来届全国大选的倾向指标。这种说法在2011年州选和2013年大选得到佐证,但是在2016年州选或可能在2018年举行的全国大选,却也未必。

砂州目前所拥有的选举气氛,则是当前全国所没有的。砂州摆脱贪污和极端的政府领导印象,但马来半岛的领导人始终面对领袖和政党贪污和极端的丑闻;砂州首长阿德南可能已俘获大部分华裔选民的心,但马来半岛的非华裔领袖却一直与华社保持距离,甚至有越走越远的迹象。

接下来,砂州新人事新作风的氛围,完全重现2003年的全国大选的景象,敦阿都拉接过敦马的棒子,让全民有所期待,伯拉在2004年大选,带领国阵获得超过90%的国会议席。然而,伯拉的改革脚步缓慢,应该说是与人民的期待比较,伯拉慢了。人民期待伯拉迅速改革,以5年的时间变革敦马领导22年所留下来的弊端,真的是有些困难,尤其是巫统党内习惯性的文化。

再者,砂州反对党不比马来半岛般来得强大。砂州行动党与伊斯兰党就伊斯兰刑事法课题,与伊斯兰党分裂。砂州行动党与公正党似乎也貌合神离,甚至比“马来半岛的民联”,更早宣布砂州民联“玩完”。

砂州所谓的“民联三党”已是零配合,而州选来临之际,占当前议席最多的行动党理所当然成为最大的反对党势力,但他们与其他反对党的合作,迟迟未出炉就显见他们的势力根本无法撼动阿德南领导的国阵。

此外,除了取代民联的希望联盟的三大政党之外,砂州本土也有自己所属的反对党,在砂州插旗的尚有砂革新党、砂工人党、新达雅党、和平党及肯雅兰全民党,还有被昔日民联战友“遗弃”的伊斯兰党。

砂州州选不仅仅是国阵与反对党的对垒,甚至是反对党内部的竞争。砂州薄弱的反对党势力,甭谈梦想执政砂州,可能连原有的议席也会断送。相较于2011年砂州州选,今届州选的反对党势力大不如前,再加上阿德南开始禁止半岛政党领袖入境砂拉越,势力更是大打折扣。

您说禁止半岛领袖入境砂州会成为一个课题吗?影响是肯定的,但不会太大,毕竟反对党一直主打的课题,已经成为了国阵的主题,即砂拉越主权,而这也是阿德南自上任以来一直强调的。

对于华社来说,让统考生进入州政府当公务员,甚至大力争取吉隆坡下放权力,再加上首相纳吉的配合。阿德南的砂州自主权已经成为一个卖点,所以禁止半岛政党领袖入境砂劳越,算是阿德南所强调的自主权的一部分。

阿德南甚至开声说道,禁止入境砂州的人士除了反对党人士,也包括极端的巫统领袖、华裔穆斯林郑全行和土权领袖伊布拉欣阿里,这些人士都是华社的头号共同敌人。因此,阿德南此举既获得华社支持,又会被行动党作为煽动情绪的课题,但相互抵消之下,损害度已大大地减少。

此届砂州州选,主要焦点落在砂州华社对阿德南频频示好的满意度,同时也看看重新划分选区后,砂州国阵是否获得更多的得益。最后,就是看看反对党的磨合度是否成功,砂州的反对党乱象多多少少影响马来半岛的合作,是否会出现多角战,诚信党是否会攻克伊斯兰党早前所分得的选区,而这又会给一个选区带来怎么样的影响,都是今届州选的焦点。

总括而论,2016年砂州州选的执政权已无悬念,倒是一场选举将成为来届全国大选的试金石。不仅仅是国阵要看打着开明旗号的阿德南能获得多少华裔的支持,甚至想看看反对党如何磨合,但也可能是看看反对党自身可以在多角战或不合作情况下,如何争取到自身最大的政治利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