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9日星期五

火箭与蓝眼的互不相让

砂州选举甫掀开战幔,即已烽火弥漫。朝野强攻城池是预料中事,但自家大军内也乱七八糟,实属叫人意外。

国阵大家长纳吉认为砂州选举是来届大选的前哨战,而备受丑闻缠身的纳吉也首次东渡砂拉越拉票,与砂州领军大将阿德南一同前往提名,可见纳吉对砂州这个传统国阵定存州的重视。
砂州选举从过去的71个州议席增加至今届的82个席位,蛋糕大了,自然而然可以分享的人也多了,负责分享蛋糕的人也少了些烦恼。
然而,摆在眼前的问题却增加了。蛋糕变大了,但不是每一块被分出来的蛋糕都好吃,有些席位简直是难啃,甚至是难以入口。
希望联盟成员党之间的友好关系,过了南中国海,却是变了样似的。公正党署理主席兼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承认授权于砂州公正党主席巴鲁比安,委派候选人到原本承诺让给行动党的5个议席。
行动党却指责公正党占了行动党的便宜,不信守承诺;公正党副主席三苏则反击说,行动党自行公布候选人名单,完全不愿意重返圆桌协调。
在各说各话的情况下,到底孰真孰假,谁对谁错,都不重要。对于选民来说,我们想知道希望联盟到底是怎么了,他们没有办法在席位上取得共识,那又怎能以共同纲领和政策说服选民呢?
一个连内部问题都无法解决的政治联盟,要如何联合执政和治理这个国家呢?这是大部分理性选民的心底话,也是部分希盟中坚支持者不愿意面对的现实问题。在我们的心里,我们睁大眼睛看国阵如何地不堪,但我们面对希望联盟的问题时,我们是否则真地选择闭上双眼呢?
行动党与公正党在砂州州选的矛盾,会出现在来届的全国大选吗?肯定会,但角色却有所变更。届时,行动党需要面对搅局的政党,不再是公正党,而是伊斯兰党;诚信党想要生存,就必须到伊斯兰党的选区去,而这恰恰就是砂州选举的写照,三角战在所难免。
然而,若行动党与公正党的矛盾没法解决,抑或是砂州的心结延伸到半岛的话,那么希望联盟步上民联的后路,也未尝不可能。

从砂州选举看全国大选,看似可能出现三角战的机率颇大,尤其是目前在旁掩嘴偷笑的伊斯兰党尚未加入战围。倘若伊斯兰党加入三角战的角逐,那么基层工作稳固的伊斯兰党势必会给国家未来的政治版图带来巨大的变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