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7日星期四

看低价购屋案和事后政治发展


槟州首长林冠英因低价购屋遭总检察署提控,很多人围绕在两个问题,那就是买便宜是罪过吗?为何选择性提控?

买便宜不是罪,但套上林冠英是槟州首长的身份,还有屋主彭丽君与槟州政府有利益交往的层面上,槟州首长向屋主彭丽君买便宜屋子,就存在着公职人员道德操守受质疑的问题。

再来,“选择性提控”也是老百姓用来维护林首长的托词。我们需认同老百姓用此理由来合理化林首长“遭提控”的论述,但老百姓也间接性认同一种说法,即是林首长有失误,也存在着让人质疑的理由,宝宝心里明白,但宝宝不说,只因宝宝还是护着您。

我国看似一个比烂的国度,尤其是在政治这个点儿上。若国阵没有一马发展公司、公务员买贵、26亿令吉政治献金丑闻或过往的包袱,那么今天的行动党就找不到比烂的借口。套一句反对党揶揄前任首相伯拉的口号,“这么烂、更加烂、特别烂”,所以今天发生在林首长身上的事情,其实已处在这么烂。

林首长遭检控,很多人都在猜想林首长的结果。眼看总检察长亲自上阵,再看看国阵枪手在网上的大举进攻,抛出种种的数据和政府体制内的程序,看来林首长可是凶多吉少。

一旦开庭之后,也许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内部机密将会一一抖出来,而这起事件肯定将会对国内政治版图带来变化,尤其是今届国会任期仅剩下两年的时间。

行动党籍丹绒武雅区州议员郑雨周过去在州议会一直吵吵嚷嚷,要求限制首长的任期为两届,但一直遭到林首长的拥趸所否决。然而,如今看来无需再动议,首长的任期可能就在两届内结束,由槟城本土领袖顶上。

没有了林冠英的行动党,林吉祥这位为政治劳碌半世纪多的老人家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而行动党内二线领袖尚未拥有一呼百应的气势,终究可能像失去安华的公正党似的,缺乏了魅力和号召力。

一旦林冠英出事,肯定会激起社会的怜悯和支持。然而,激情是一时的,一年半载之后,影响力将会减弱,而安华入狱,恰恰成为民联瓦解的其中一个因素。若林首长一案速战速决,大选拖到最后一刻,那么林首长和安华的因素终究是强弩之末。

国阵方面,华基政党肯定讨不到便宜。今日提控林首长上庭,大家心里明白是国阵老大所为,但网络上臭骂的对象却是华基政党。事实上,上届大选惨败的马华和民政党如今在政府体制内,还有让林首长受罪的能力吗?

网民只敢对华基政党找麻烦,却不敢对国阵老大发难。这一幕完全体现了咱们华人只敢对自己人凶,却不敢对恶人怒。有人天真地认为华基政党退出国阵,国阵巫统下届大选就玩完,但实际上,没有非穆斯林政党的国阵,要拥抱伊党,完成大马来人团结的民族事业,看似巫统乐见其成的事。

行动党老大被提控,马来社会是怎么想的?对巫统来说,肯定多了一个进攻反对党的武器,公正党和诚信党难免遭殃,而马来社会中倾向巫统和伊党,或是保持中立的选民,多了一个不支持希盟的理由。

至于伊党方面,若该党如今以林首长遭提控作为回归反对党阵线的论述,那么反对党阵线还有戏看,而放弃伊刑法也许是一个大前提。若不,这需要看华裔选民是否能将林首长的生死置于伊刑法之上。

但是,至今为止,伊党依然在林首长遭提控的课题上隔岸观火,反对党的磨合将不会成功,而这一种不确定状态将持续地维持到下一届大选。

失去安华和林首长的希望联盟,实力已大大地减弱,而这种情况要怪罪于希盟过于“造神”,缺乏栽培二线领袖成为政治明星。国阵走着全世界当政者的路线,掌握大权者拥有绝对的优势,而早年的新加坡或如今的中国,也不过是如此,只能叹林首长“太不小心”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