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1日星期二

补选后的在野“四大天王”


两场补选过去,该说来届大选前的最后补选已经过去了。经过了这两场补选后,大马政治的未来趋向是否获得厘清,而在野党是否能琢磨出一套应对未来大选的竞选套路呢?

两场补选只能进一步证明一个事实,那就是诚信党根本无法动摇伊党的马来票基本盘,即使行动党欲希望诚信党可以为希盟稳住马来选票,那也不是一时三刻的事情。看看成立近20年的公正党,不也需要依靠伊党来吸纳马来选票吗?

伊党的马来选票基本盘是不容置疑的,但偏偏还是有人不信邪。去年国庆日前夕举行的三天连续倒纳吉的净选盟大集会没有获得伊党的支持,进而导致出席者皆以非穆斯林或华人居多,而此次补选则以选票证明这一点。

行动党即使没有马来选票的支持,相信该党依然可以在华裔占大部分的选区获胜,甚至可以继续执掌槟州,但槟州国阵的议席将会增加,民政党也可能在混合区拿下一些议席。但是,毫无疑问的,行动党在国会还是最大的反对党,因为超过一半以上的华裔选票还是情归行动党。

诚信党前景堪忧,一个以马来人居多,伊斯兰教义为目标的政党,没有马来选票的支持,只能靠非穆斯林选票,那么这个政党确实不会走得太远,因为政党目标没有市场,没有固定的客户群。况且诚信党要在希望联盟当中,要求其友党施舍议席给该党上阵,看似不容易。

两场补选的成绩让行动党和诚信党领袖认为自己与伊党的实力不相伯仲,事实上是伊党略胜一筹,毕竟诚信党和伊党的政党理念相若,锁定的票源一样,但伊党却获得更多的马来人支持率,这已证明伊党更能在这场“诚信党对决伊党”的比拼中获胜。

伊党有马来穆斯林的基本盘,反对巫统的马来选票,都会投给伊党,而这是过去数十年来不变的马来政治定律。伊党没有行动党的华裔选票,大不了就退回东海岸,守着固有的属地,反正伊党也不介意做一方霸主,因为伊党在吉兰丹已执政近27个年头。

伊党的价值明显要比行动党和诚信党高,至少公正党是这么认为。公正党与诚信党相比,他们都有共同的难题,但公正党却拥有更好的优势,毕竟该党掌握着希望联盟的主导权,还有那靠近首都吉隆坡的雪州政权。

公正党不会放弃伊党,这是从来都不曾改变的事实,而行动党却一直希望改变公正党的这个想法。对于公正党来说,最美妙的策略就是左右逢源,需要支持伊刑法时就支持伊刑法,不需要伊刑法时就说党内非穆斯林领袖不同意。很明显地,这种模棱两可的政治姿态就只是为了生存。

然而,这也不能全怪公正党,毕竟公正党知道眼前的种族关系和人民的政党倾向是不可能一夜改变。唯一可以让“入主布城”的美梦提早到来的方式,就是将这两个有不同种族票源的政党拉在一起,不仅可以提高实现入主布城美梦的机率,也能保着自己在各个城市混合选区的胜算,毕竟公正党所竞选的议席都是那些马来选票与华人选票差距不会太大的选区。换句话说,公正党的选区都是混合选区,该党除了需要马来选票,也不能完全没有华裔选票的支持。


总括而论,在野的四大主要政党要整合,其实还是蛮难的。即使政党领袖为了共同的政权梦想,而暂时卸下敌对状态也好,但对于已经对政治有所敏感的各党选民来说,他们未必能认同自己支持的政党去接受反伊刑法的行动党,抑或是行动党支持者能接受他们已认定是出尔反尔的伊党。看看安华、公正党部分支持者,华裔年轻选民看待敦马与希望联盟领袖同台的反应就知道,他们是不容易被说服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