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4日星期日

华裔选民 VS 土著团结党

为了抗衡巫统,前首相敦马和前副首相慕尤丁成立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这一个政党顾名思义,就是仅公开给土著参与,而非土著仅能成为附属党员,最为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却是高层职位只可以让马来土著担任,连东马二州的市场都不要了。

对于寻求改变的在野党来说,一个以种族主义挂帅的政党,是否能获得接受呢?即使敦马的新战友林吉祥领导的行动党可以接受,其支持者看似未必能照单全收。有些行动党支持者能以“大局为重”的说法,说服自己接受土团党和行动党的合作,但所谓的大局是什么,推翻纳吉或完成体制改革?

若大家的大局仅仅局限在推翻纳吉,那么这一个大局已抹杀了过去8年来两线制的努力。相反地,若我们依然坚持完成体制改革的话,那敦马和慕尤丁的土团党所撑起的种族主义旗号,本就是一个讽刺,在野党摒弃种族主义,却又拥抱种族主义政党。

行动党一直以“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作为其政治理念,但如今却与发表马来人优先,其二才是马来西亚人的慕尤丁合作,行动党支持者能作何感想。此外,敦马在卸任首相之后,力挺非马来人所非议的土权组织,频频发表种族性言论。

然而,如今的政治氛围却让这些华裔同胞所不忿的政治领袖,成了大家救国的大英雄,也是在野政党所竞相迎接的国家级领袖。

在大马政治上,有一个相当合理且受落的定义,大家都爱遗忘,既往不咎。敦马和慕尤丁失忆,在野党领袖善忘,人民选择遗忘。然而,非所有的华裔老百姓都接受行动党与敦马合作,因为华裔老百姓始终认为如今的国家体制变质,政策趋向种族性,罪魁祸首是当政22年的敦马哈迪。

对于大部分华裔老百姓来说,甚至是马来知识分子。他们已无法接受在野党与敦马哈迪合作,而如今敦马和慕尤丁所成立的政党却是走向种族主义,那在野党的支持者更加强自己心中的说法,即对当前的在野党变质感到失望。

公正党与敦马保持距离,行动党则认为敦马可以挽回马来选票,但事实上,在顾此失彼的情况下,在野党的实力慢慢地减弱。即使有老百姓对纳吉深表不满,但能否换成选票,抑或是变相成“失望票”和“ 弃权票”,这不得而知。

因此,行动党当前所需要做的是,莫过于向其一直认为是铁票的华裔选票消毒,以释怀他们心中对敦马的戒心。然而,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因为林氏父子,乃至整个行动党的领袖,都曾对敦马的作为不齿,如何自圆其说是考验,但华裔老百姓的遗忘却是行动党所“欣慰”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