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2日星期一

没有马华的日子


年末之际,各大政党的常年大会也相继落幕。来到12月的首个周末,巫统与行动党在同一个周末完成了各自的大会,而大会的言论也成了各大媒体,乃至全马来西亚人民的焦点。

左一个巫统代表批评马华大选没有助选,但却来求官;右一个民主行动党指责马华无所作为,倒不如辞职谢罪。马华处在一个左右不是人的局面,实乃这一个老牌政党的悲哀。

接下来,容许我们静静地坐在一旁,不受情绪和外界的干扰,认真地思考。马华在过去的历史上,当前的状况,与未来的日子,是否真的无需在马来西亚政坛占一席之地呢?

没有马华之后,华社是什么光景,更重要地是,我们该思考,没有马华后的国阵是什么,没有马华后的国家又是如何?

没有了马华的国阵,国阵会倒台吗?有些人认定没有了马华的国阵会倒台,那恰恰只是在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马华扮演着巩固国阵政权的角色。若你认为没有了马华的国阵不会倒台,相反地,可能加剧巫统与伊党合作的时间表,那也在在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马华在国阵还是有约束力。

马华如今仅剩下7个国会议席,发挥有限,但对于国阵内部非穆斯林政党来说,马华有团结民政党、印度国大党和东马政党的动力。在伊刑法课题上,马华充分发挥作为国阵老二的角色,统一其他国阵成员党的立场,对巫统擅自绕过国阵,自行支持伊党的伊刑法动议,发表抗议。

好了,没有了马华的行动党,该是什么一个情况呢?这一个把政治仇恨建立在马华身上,从而捞取政治利益的政党,是否能活在没有马华的政治岁月内?当没有了马华这一个箭靶之后,行动党如何应对华社的诉求?

行动党热衷于要求马华退出国阵,喜欢要求廖中莱辞职。那行动党应做好没有马华后的准备,处理华社的诉求,应对各行各业商团的种种困难,成为华社与政府的沟通桥梁。

行动党除了拿出取代马华的勇气之外,也该推出取代马华的策略,尤其没人在朝,而在野的行动党可以如何地比马华做得更好?最重要的是,若巫伊合作执政中央,行动党又如何带领华社走出一片天?


马华退出国阵,辞掉部长职位,抑或是从此消失于马来西亚政坛之中,弃政从商,毕竟坊间传闻马华拥有过亿党产,不愁吃穿,但国家、华社抑或是行动党,能在这一个时代经得起没有马华的考验吗?行动党能从此失去一个可以消费的敌人吗?也许行动党可以取代马华,而我们该准备好应付两种族化或宗教化的社会风气与治国氛围,而这是可能的代价,只因巫统和伊斯兰党都不喜欢行动党。

当然,这一切可能不会出现,只要巫统和伊斯兰党退出马来西亚政府的执政集团,由公正党和行动党联合领导这个国家,但这机率就由看官们去评定吧!


在一个尚未有能力改朝换代的年代,平衡政治才是王道。即使百分之百的华裔选票给了行动党,巫统可从伊党那里换取的马来选票作抵消。2013年大选,我们以为自己是造王者;事实上,我们真的是造王者吗?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考验的不仅仅是马华,也包括华社和国家的未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