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1日星期三

行动党的马来人困境

行动党是否能活在没有马华的日子,这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和深思的问题。何以值得我们去思考呢?马华与行动党两党是半个世纪的政治冤家,就如伊斯兰党与巫统般,争取同一个社群的支持,在大部分的选区分庭抗礼。

对于一个政党发展来说,行动党与马华有各自的窘境,谁也没有比谁更有优势。行动党自豪地称自己为多元种族政党,但却未能离开华裔占大多数的选区,即便是行动党委派出来的印度候选人或马来候选人,都必须到有一定华裔选民比例的选区上阵,否则的话,根本无法与巫统或伊斯兰党抗衡。

行动党的拳头有限,他的拳头力度无法撼动巫统、伊斯兰党、公正党或土著团结党,相反地,行动党依然选择马华和民政党作为沙包。

当巫统在大会炮轰行动党,当伊斯兰党公开说明不能与行动党合作之余,行动党却选了马青总团长兼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作转移视线的目标,挑战他辩论等。

张副部长直言道,我们先别谈如何让马来西亚更有希望,而是先谈谈雪州行动党与伊斯兰党在州政府的合作,能如何让马来西亚更有希望。张副部长拳拳到肉,倒是行动党不敢正面回答张副部长的反驳。

行动党的格局仅仅停留在击败马华是不足够的,该党必须想方设法在来届大选来临前,解决反对党联盟要如何一对一对抗国阵的问题。要不然的话,行动党的国会议席也许会削减至30席左右,而改朝换代又是空谈而已。

此外,反对党联盟似乎可能酝酿成立“马来人反对党大联盟 + 行动党”的政治联盟,以吸引伊斯兰党加入反对党阵线。然而,在这种政治大联盟之下,华社是否可能会再次受到欺压?行动党是否能有效地捍卫华社利益?抑或是变相的另一场“要求华社支持伊斯兰党+ 敦马”的戏码?


“昨日伊斯兰党,今日敦马”,行动党看似难以逃脱依赖他人吸纳马来选票的定律。单靠行动党一己之力,根本是不可能赢得马来选票,但行动党所依靠的马来人势力集团,都不是善类,更不是轻易可以相信的伙伴。前有伊斯兰党,后有敦马!

部分华裔选民认为大局为重,勿追究敦马过去犯下的错误,而这种说法仅仅建立在一厢情愿地认为行动党可以成功利用敦马,而非遭到敦马利用;但事实上,华裔选民过去不也是一厢情愿地不理会伊党的回教国理念,为了改朝换代,不惜投向伊党,但最终拒伊党千里之外。


行动党利用敦马吸纳马来选票,也为自己反马来人或反伊斯兰的骂名漂白;另一边厢,行动党则选择在马华身上作消费,华社越怨恨马华,行动党就得以换得一张选票。扩展政治业务和稳守当前业务,是行动党当前正在努力的方向,而敦马和马华都是行动党政党发展的重要踏脚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