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1日星期二

行动党与马华的马来市场

我国与台湾或其他国家的政治氛围有所不同,外国政党领袖所发表的言论,大部分只需要顾及低、中、上阶层人士的感受;然而,马来西亚政治人物不仅需要考虑到下、中、上阶级,仍然需要照顾三大民族的感受,而巫统则常发表取悦马来人,得罪非马来人的言论。

对于非马来人政党来说,他们则步步为营地发表言论。在行动党未“飞黄腾达”之前,都以华人的角度出发,批评国阵政府种种的种族不公政策等,纵而把马华给比了下去;但是,行动党跃升成为全国第二大政党之后,当他们想要成为全民政党,寻求马来人的支持时,那数十年来曾发表取悦华人的言论,抑或是那所谓马来社会认为是依靠煽动华裔选民起家的华人政党形象,已深深地烙印在马来人的心中。也许我们不能认同,但在马来社会里,的确存在这种想法。

相较于马华,马华是建国政党,在巫统地方区部的护航之下,马华在马来社会的形象,并没有像行动党般糟糕。当然,马华近年扬起反对伊刑法的旗号,多少也拉低了马华在马来社会的支持度,但若与行动党比较,马华的情况尚算略优。

这说法是有迹可寻的,马华反对伊刑法,但却没有与伊斯兰党有太多的正面冲突,而且该党与巫统仍是盟友。相反地,在过去超过半个世纪,马来社会所仰赖的两大马来人政党,即巫统和伊斯兰党都与行动党交恶,不时互相炮轰,所产生的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形象就更根深蒂固了。

在这种局面下,行动党惟有依靠国家诚信党和土著团结党吸纳马来选票,但是否见效,只能等待来届大选见分晓。去年6月举行的大港和江沙补选成绩显示,国家诚信党当时无法吸纳更多的马来选票,仅能得到行动党为其贡献的华人选票;相反地,大部分的马来选票则流向巫统和伊斯兰党。当然,当时的土著团结党还不成气候,此一时,彼一时,相信大选时期的土著团结党肯定要比去年补选的土著团结党强大。

对于行动党来说,唯一值得高兴地是伊斯兰党在2月所号召的穆斯林大集会,说好有30万人出席,怎知只有2万人出席参与,可见伊斯兰党在355修改法案动议上,没有获得马来穆斯林社会的大力响应。然而,这是否反映当前伊斯党的政治实力呢?目前尚言之过早。

另一边厢,马华的处境最为尴尬。该党口口声声地反对伊刑法,一心捍卫建国时期的中庸价值观,但殊不知该党的票源来自马来社会;他们捍卫非穆斯林社会所拥护的世俗国,拒绝伊斯兰化,但他们却不能得到大部分非穆斯林社会的选票。在政治上,这种政治行为是相当可悲的,更是吃力不讨好,得不偿失,但也无可奈何。

行动党和马华在马来选票的这大票仓中,都有各自的致命伤。对于盟友在马来社会的影响力,马华略胜一筹;但面对政党基本盘的实力时,行动党即使不获得马来选民的支持,仍可斩获华裔选民的选票,而马华惨兮兮。


因此,行动党在来届大选的战绩,也许没有伊斯兰党的加持,会有少许影响,但不至于太糟糕。反观马华,若背上“对抗伊刑法”的罪名发酵,对马华是极为不利的,而这就是行动党与马华的分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