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日星期日

希盟的共识备受考验


希望联盟(希盟)是取代国阵成为政府的可能替代选择,这一个政治联盟成了倾向于推翻60年执政党国阵的选民唯一的希望。

相比于2013年大选前的人民联盟(民联),当时民联的共识仅仅卡在时不时被国阵华基政党挑起的伊刑法。然而,当时的行动党在华裔选民期待改朝换代的大趋势下,成功瓦解国阵华基政党所发起的进攻,让当时的伊刑法课题成了一个无关痛痒的议题。

4年过去了,我国史上最强大的反对党联盟变化甚大,除了原有的民联瓦解之外,刚成立的希盟也出现许多未确定的因素,而这些不确定因素并没有如2013年大选时般幸运,它一直在无限地被放大,甚至引起选民们关注和疑惑,而这些关注和疑惑不再是停留在茶后话题那般地表面。相反地,它进一步地侵蚀选民们手中的选票,所谓投废票的声音也相继地出现。

正如之前所说的,2013年的反对党理念卡在伊刑法;然而,4年后的今天,反对党的分裂无疑给国阵带来优势,但希盟成员党的共识和理念也遭到质疑。4年前的伊刑法泛不起一丝涟漪,但4年后的伊刑法却激起千层浪。

如今,国阵各成员党达致共识,以国阵共识为前提下,不以政府提案提呈之。虽然国阵不以政府提案提呈,但不意味着巫统不支持该法案。然而,巫统党籍的国会议长班迪卡是否让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爬头,将间接说明巫统对此法案的立场。

反之希盟这一边,巫统的政治手段,让希盟四党陷入伊刑法进退两难的窘境。公正党署理主席兼雪州大臣阿兹敏公开表明,穆斯林是不能拒绝伊刑法的,而以敦马为首的土著团结党(土团党)在国会唯一的国会议员,即前副首相慕尤丁也向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坦诚,自己对355法案没有异议。

从伊党分裂出来的国家诚信党,无需问其立场,也知道该党立场倾向支持该法案,只是不愿意明说,毕竟不希望得罪好朋友行动党。希盟成员党对伊刑法的立场,是看在选民的眼里,尤其是公正党和土著团结党向伊党抛出“默默等待”的橄榄枝,更不是滋味。

此外,土团党加入希盟之后,整个希盟确实是以土著占多数。过去的民联是土著和非土著各占一个半,即公正党是土著和非土著的合体,伊党和行动党各代表土著与非土著。

但是,如今的希盟的股份分配已变了样儿,土著和非土著的比例可是各占两个半和一个半。当然,我们可以以国会议席的席位来计算股份,但当行动党领袖说希盟四党平起平坐时,国会议席的席位不再是考量;当“以马来人为先”的土团党慕尤丁说希盟应该由马来人主导时,我们就不得不在乎希盟谁当家了。当行动党不敢承认争取副首相时,我们就知道行动党有多大作为了。

沉寂已久的土著权威组织依布拉欣阿里,终于又露脸了!这位仁兄于2013年大选前相当活跃,他一直鼓吹马来人主义,鞭挞马华和民政党,甚至获得马来人心目中伟大的英雄敦马充当顾问,但后来也证明他是效忠敦马。

土权组织主席依布拉欣阿里日前对巫统放话,若政府支持承认统考文凭的话,他将义无反顾地,率领土权组织支持希盟,对抗国阵。换句话说,希盟是反对承认统考吗?当然不是!

统考文凭在希望联盟内部是否有被提起,这只有希望联盟的领袖才知道,但摊在阳光下的事实是,土团党总裁慕尤丁曾对媒体表明自己的立场,即不支持承认统考文凭,除非改变其课程纲要。也许就是冲着这一个论述,土权组织依布拉欣阿里就奔向希盟,以为敦马和慕尤丁说了算,但殊不知希盟还有一个支持统考文凭的股东行动党!


因此,围绕着希盟的课题若不加以厘清和解释的话,把一切问题扫在地毯下,等入主布城之后再谈,将加剧选票的流失。“选后再谈”策略也许还可以哄一哄希盟的死忠拥趸,但对于中间选民来说,这首歌已是2013年的流行歌曲,过时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