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0日星期二

投火箭,拆你店?

丹绒士拔情人桥海鲜馆日前遭到县土地局强硬拆除,同情海鲜馆遭遇的人士将拆除过程的视频上载到社交媒体,引起网民广泛地分享和热烈讨论。

在未论是非黑白前,单看视频内的哭诉和哀嚎,就叫人怜悯三分。三分怜悯之外,七分愤怒,而这一股怒气直指雪州联合政府之一的行动党,而餐馆业者多次与行动党籍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协商,以期达到双赢的局面,但事与愿违。

事情发展到如斯地步,看官们不知来龙去脉,所以无法在法律上判断对错。当然,海鲜馆业者若不满,可遵循法律程序,对雪州政府展开诉讼;但雪州政府也肯定是依据法律行事,只是里头是否存在着不包含在法律内的承诺,那就只有欧阳捍华与餐馆业者才知道。

此事件引发几个思考,一一数来。记得发生在民联执政槟城之前,即200611月份的大山脚斗母宫拆除事件,时任大山脚国会议员章瑛于《光华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看拆斗母宫的政治》,文章里头提到拆除斗母宫让马华行政议员,也是该区州议员的刘一端很难堪,她也指强拆斗母宫事件发生在马华选区,不能把问题推诿给在野党。

如今把这一句话套在丹绒士拔强拆情人桥海鲜馆事件上,该区州议员来自伊党,也是雪州政府一员。虽然目前关系不明朗,但既然选择履行2013年大选对选民的承诺,那么伊党州选区应当是执政党的选区,此事件难道不叫雪州政府难堪吗?

当年为了阻止大山脚斗母宫被拆除,章瑛还险些被警察扣留。行动党议员当年的无惧风浪,与民同在的情操怎么因为换了位子,就换了脑袋呢?行动党在槟州与雪州当了9年的政府,难道忘了当年你们如何与人民共同阻挡神手的步步逼近吗?

看看海鲜馆负责人的面子书,意识到餐馆业者是净选盟的支持者,除了出席示威游行之外,业者更直言过去是把选票投给行动党,支持民联政府。是什么原因让这一群民联支持者改变了自己过去所坚持的理念,寻求雪邦马华区会主席黄祚信的帮忙?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所支持的政党无法协助解决问题。

事情发生之后,一如既往,社交媒体出现很多行动党支持者抨击马华,污蔑餐馆负责人是马华党员,说他们的餐馆不合法经营等等。行动党支持者认为为业者套上马华的帽子,普罗大众就会对业者的遭遇有所保留,甚至可能期望大家心里抱着一种该死的心态。这种捍卫行动党和雪州政府声誉的网络霸凌方式,已是见惯不惯,没出现此等污蔑,才会不习惯呢!

执法不外乎人情,即使餐馆是设立在州政府的土地也罢,业者跪地哀求宽容一星期,甚至最低限度的一天,让他们可以安排承包商将厨房器具和桌椅搬走,但一切一切都不获得理会,显见雪州政府的不近人情。


曾经与民共同阻挡神手的政党,如今却毫无情面地向老百姓祭出神手,强硬地摧毁人民的生计,这不叫老百姓心寒吗?槟城早前有机场Kaffa咖啡座附加厕所被拆除,过后业者黄家业的数间营业店面也遭打扰,现有丹绒士拔情人桥海鲜餐馆被强拆,难怪网民就拆店一事流传一句顺口溜,“投火箭,拆你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