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4日星期一

透视希联领导层名单


希望联盟成员党日前开会长达数小时后,于凌晨12时后推出民众期待已久的领导层名单,而这份名单的领导架构已经确定,但各个职位的名称和职权诠释仍旧让人摸不着头脑。
各个职位的名称因为各中文报章的翻译有别,导致华裔民众不知道该参考那一家媒体的报导,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一份名单尽量做到面面俱到之余,又满足某领袖的胃口。
希联为了让民众可以清楚地区分国阵与希联这两大政治联盟,也许更贴切地说,为了不落入政敌和民众的口舌,让希联各成员党受到指责,希联尽量塑造出平起平坐的形象。
然而,这一种平起平坐的形象只能勉强地建立在署理主席这一个职位上。若要把平起平坐贯彻到底的话,有一定的困难,毕竟一个联盟或一个组织需有一个人拍板决定,也只能有一个人占据最后的话事权。即使是2008年至2014年间的民联也一样,安华始终是实权领袖,只是昔日的安华换作今日的敦马。
希联将安华安置在整份名单的最高位置,是妥当的做法,但这仅仅是一个象征性的职位,并没有什么实质的权利,身陷囹圄的安华已受限制,顶多是偶尔发表看法,成为希联各党精神领袖的喊话。
若有得选择,敦马肯定不愿意让昔日手下败将顶在自己的上面,但这是必须的做法,至少保住安华在2008年及2013年大选所遗留下来的政治根基。对于近10年来的反对党势力膨胀,安华是一个极具象征意义的代表人物。为了延续这一股势力,安华是不能被遗弃的人物。
安华夫人旺阿兹莎缺乏政治领导和领袖魄力,她是安华的替身,她是安华以外,另一个象征性人物。敦马必须接受她,因为她代表着安华,她包容敦马过去的一切,等同于呼吁过去在敦马暴政下受欺压的反对党人士接受敦马。她是敦马的一座桥梁,让反对党人士轻易地包容敦马的过去,甚至曾经对她一家人所作出的伤害。
对于这一份名单,作为反对党最多议席的行动党被认为遭到边缘化,但行动党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跳出来反驳这样的说法,甚至抛出了两个论点,以否定遭边缘化的说法。
林老说,议席最多并不表示行动党就可以当老大,行动党不像巫统般霸权,再来便是他提到民众不该把名单上的人看成是马来人,他们应被看作是马来西亚人。
在政治上,议席多不表示可以当老大,那么世界各政党为何争破头,都要在议会殿堂内,取得最多的议席,以期拿下政权,成为老大呢?
议席多一定可以当老大,但“敢与不敢”或“能不能”则是另一回事。行动党选择在种族迷思的框架下,妥协了“不能”当老大的现实。我们不能责怪行动党,这是马来西亚的现况,是暂时无法改变的政治现实。由最多议席的行动党坐在最高的位置,怎样都无法让马来人占大多数的选民信服,反而有倒票的可能。
然而,当行动党妥协于政治现实时,却又以“脱离现实”的口吻告诉民众,勿以种族区分希联领导层,而应当视他们为马来西亚人。“一个做法”与“一个言论”摆在一起的话,有矛盾之处,更有讽刺之悲。
若民众能以“马来西亚人”的角度看待这一份名单的话,行动党也无需屈服于政治现实,可以以最多议席的姿态出任希联最高领导人,更不需要由只有一个国会议员的土团党敦马出任领导人。
希联领导层的名单仅仅是为了应付大选,为了成立一个联盟,以共同的标志对抗国阵,但这一切始终没有解开谜团,反而制造更多的迷惑。林吉祥常说希联四党平起平坐,但敦马说希联由他说了算。
纵观整个事态的发展和希联领袖的言论,架构已成型,但权利的分配依然没有说个清楚。敦马想取代安华领导反对党,拉倒纳吉,公正党一心想保住安华,而行动党需要马来选票,希望左右逢源;国家诚信党只看取代伊党,而这是当前民众对希联的刻板印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