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0日星期日

别推卸了,好吗?

威中双溪里武非法炭末窑运作了10年的案件,让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和该非法工厂东主父子遭到反贪委员会扣查。

反贪污委员会针对彭文宝分别于2015年及2016年发出的2封信函展开调查,探究彭氏是否曾发函指示地方议会,不对付在双溪里武的非法炭木工厂,而就此相信这项调查是与探索彭文宝及该工厂业主的关系有关。

身为槟州政府的首席长官林冠英站出来袒护其下属彭文宝,并喊话相信彭文宝没有滥权贪污,因为彭文宝是槟州长官中最富有的。首长的袒护之情为之动容,但最富有的长官就不会犯下贪污罪行,此言差矣。

古今中外,哪个贪官不富有,清朝乾隆帝年代有和珅这号人物,他富可敌国,甚至在他被嘉庆皇帝赐死之后,坊间流传一句妙言:和珅一倒,嘉庆吃饱;台湾前总统陈水扁律师出身,娶个家境富裕的吴淑珍为妻,出身和家境理应不错,但还是犯了贪污滥权的罪名,送狱6年。

富裕不是清廉的借口,贫穷更不是贪污的理由。换句话说,穷人不一定做坏事,富人不一定就是好人,如是而已。

再者,林首长认为非法炭末窑运作是前朝政府遗留下来的问题,前朝国阵政府应该出来交代此事。然而,这非法炭末窑运作10年之久,其中的9年是在林首长领导之下的政府运作,而该区州议员兼希望联盟成员党同僚诺丽拉已经就此事,三番四次在州议会内提出,要求州政府采取行动,但州政府似乎无动于衷。

行动党领导的州政府已来到第九个年头,也是行动党的第二届政府,而这一个第二届的政府也进入倒数阶段,以寻求选民的第三届委托。然而,到了第九个年头的领导,行动党仍然在责怪前朝政府,这不是执政政府的领导态度。

且看看公正党主导的雪州政府,看看他们的领导态度,早前的卡立,抑或是阿兹敏阿里的领导,都甚少听到他们把问题推给前朝政府,也许该说是不曾听闻这番推搪之词,反观槟州政府的头头们,推卸前朝却成了“惯常的理由”。

好了,不是槟州政府不愿意解决问题,林首长希望可以人性化处理问题。如何人性化处理呢?这一种人性化处理是以一公里以外的居民健康作为代价吗?

当这一座非法工厂被怀疑危害一公里以外的居民健康,甚至是在农耕地内非法运作,人性化处理的说法确实令人难以信服,而未危害市民健康的槟城机场Kaffa餐厅的违建厕所,却遭到“没有人性化”的对待。

人性化的对待是此一时,彼一时啊!

雪州丹绒士拔情人桥的拆除,也是如此一般。即使东主哭诉跪地求饶,要求宽限,都不予理睬。当时针对此事表示支持州政府行动党的网民认为,既然是非法占地,就应该执法到底。然而,在此事件上,部分支持行动党的网民却不是摆出执法到底的态度,而是责怪公正党本南地州议员诺丽拉的举报,看来包庇甚于所谓的法律维护。

槟城机场Kaffa餐厅厕所是违法建造,那么被拆除也是无可厚非的,但为何危害居民健康的非法炭末窑工厂却可以得到槟州政府的包容?


行动党领导槟州政府之后,一直强调环保议题,减少使用塑料袋等等,这是一项值得鼓舞的环保政策,应该为林首长鼓掌。然而,在此环境卫生和环保课题上的做法和言论,有欠周全思考,看似需要邀请行动党的环保斗士黄德从文冬到槟城走一趟,让黄德以反莱纳斯稀土厂的毅力,解决非法炭末窑运作的课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