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星期二

11条人命,别再推卸了!


 *投稿某中文报章被拒刊登的文章。

丹绒武雅可负担房屋计划工地土崩事故于上周六发生,此意外酿成10名外籍劳工和1名本地工程师罹难。此土崩事故并非天灾,因为事情发生前,并未下雨,而槟州政府诠释为“工地意外”,试图把这起事件的严重性降到最低点。

事情发生之后,救灾队伍耗时三天之久,方将11名罹难者的尸体从泥堆中挖出,而作为此工程计划负责单位的槟州政府第一时间将发展商、承包商和直接涉及工程的顾问专家列入黑名单,首席部长林冠英更是宣布成立州元首调查委员会全权调查此事故。

林首长作为槟州最高级的长官,其应对手法展现出迅速、果断和直接,他也坦承有强烈的感觉怀疑管理失当、监督不周、专业失守和违反安全规则之嫌。同时,他也向所有罹难的外籍劳工的所属国政府致歉。

林首长一开始地处理手法展现出一名长官的风度和处事本能,但这一切随着槟城非政府机构、行动党丹绒武雅区州议员郑雨周、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属下的环境局都站出来指责槟州政府和槟岛市政厅后,就变得有失水准。槟州政府开始建立起防御堡垒,把责任推卸给其他政府单位和发展工程的企业,尝试找一大堆的理由合理化他们的批准。

倘若此事故发生在国阵政府身上,他们的第一反应当然也是救灾,再站出来公布专家数据和调查方案,再来就是承受各方指责,然后就不了了之。

然而,对于行动党领导政府,他们也会与国阵一样,进行程序上需要的步骤,但当他们面对指责的时候,就会展开反驳和推卸,不然就会将那些指责他们的组织或人士扣上“与国阵援交”或“亲国阵的人”,他们将华裔选民对国阵不满的情绪强加在这些原为中立且无政党背景人士的身上,丑化他们,然后再让行动党自己坐在崇高而不得侵犯的“神桌”上。

槟州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炮轰槟城论坛的公民组织再三追击州政府,并称州政府绝不会在威胁下,与公民组织展开对话,甚至表明槟城论坛是一面要求对话,一面却在倒州政府。拉玛沙米更要求槟城论坛公民组织在来届大选与国阵结盟,对抗槟州政府。

拉玛沙米的言论展现出行动党一贯的作风,不是朋友就是敌人,只要炮轰行动党领导的槟州政府,就是国阵的朋友,完全不能接受中立的批评,对非政府组织如此,对待媒体亦是如此,执政态度实在难以恭维。

槟城论坛公民组织并非亲国阵组织,早在2010年已经存在,是由一班居住于槟城的公民社会组织和专业人士所组成,其中属下有另11个工作小组,而一开始主要推崇的议题是地方政府选举。直到近几年,该组织发现非法山坡开发案不断发生后,并成立槟城山坡观察网,同时在两年前要求州政府停止和检讨所有山坡发展工程,但都不得要理。

对于丹绒武雅可负担房屋工程,槟城论坛也在今年内二度提起这项课题,而州政府的回应是土地工程受到监督管理而作罢。因此,拉玛沙米将国阵这个大帽子套在槟城论坛的头上,是野蛮的行为。拉玛沙米更说槟城论坛对州政府展开政治行为,但他把国阵大帽子给公民组织扣上,难道不也是低劣的政治行为吗?


丹绒国会议员黄伟益在社交媒体提出两大谬论,即环境局反对在平地建屋子,但不反对在山坡操作采石场;其二是采石场附近不可建造房屋,但却可以设立拉曼大学学院。

黄氏的言论极具误导性,采石场于1960年代开始操作,已经营超过半个世纪。基于采石场营运超过半个世纪,整个地质和环境已有所改变,因此环境局认为该地不适合建造高楼住宅。该说法看似传达采石场和高楼住宅是同时申请批准的工程,但事实上,秩序有先后,两项计划之间相差了半个世纪之久。若高楼先建成,那么采石场就不可能会被批准。

再来,黄氏质疑在采石场附近设立拉曼大学学院,拉曼大学学院的校舍仅是低楼层建筑,而且建造过程遵守环境局和完善的管制,除了过程中未发生意外之余,营运至今20年里,也未出现任何土崩迹象。

即使环境局批准的附近公寓也仅仅是三层楼高,但此次发生事故的工程计划则是建造两栋50层楼高的公寓住宅,可想而知,其地基打桩已严重动摇该山坡的地质和环境,更甭谈该工程计划与附近采石场的缓冲区有限。

房屋部部长诺奥玛要求林冠英辞职,但事情没有发展到需要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辞职下台的地步,因为这不是马来西亚当官的文化,空难事故、捷运工程坍塌、大水灾、车祸等等都没有看到相关部长辞职下台,如今要求林首长下台,也未免过于牵强。

然而,最为讽刺的是,反对党常在事故发生后,要求国阵部长负责,诸如要求部长辞职或在国会提出扣薪水动议等等。如今换作反对党长官出事后,是否兑现他们多次提出的问责文化呢?林首长的好同僚曹观友挺身为林首长说话,直指林首长没有必要为意外辞职,曹氏的这一番言论将会成为国阵今后面对要求辞职问责时的托词,也圆了大马政坛没有问责文化这回事,朝野都是同一论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