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1日星期六

王室弥补政党的缺陷


宗教的枷锁从来都没有消失,其影响力一直在扩张着,而且严重地侵犯了种族敏感线。这些以宗教之名,走种族主义路线的人士,美其名是捍卫伊斯兰,但实际上也造就了国民团结撕裂的局面。

若说宗教不等于种族,在中国、非洲或欧美地区,这说法是成立的;但对于马来西亚这一个国度,种族等于宗教,马来人等于伊斯兰。根据我国1957年宪法的注释,马来人包含了三个条件:马来文、马来传统和伊斯兰教。马来传统与伊斯兰水乳交融,难以割舍清楚。换句话说,马来人的基本认证就是传统、语言和宗教,缺一不可。因此,马来西亚的最大族群是马来人,而马来人就是信奉伊斯兰。

当谈及伊斯兰时,不可避免的,这就是种族课题的一部分。就如谈到华教,那就是属于华人事务,是离不开种族元素。

常听到马来政治人物或政府公务员抨击华文教育是国民团结的绊脚石,但实际上,常发表伤害其他宗教感受的宗教司,才是破坏国民团结的直接破坏。若这些政治人物和公务员如此地热衷于谈论国民团结,不如先站出来抨击这些无视其他种族感受的宗教界人士。

很遗憾地,朝野政治人物对这类发表无礼极端言论的宗教司视若无睹,仿佛不当成一回事。除了听到马华领袖发表文告抨击极端言论,土著权威组织(土权)回击马华说勿多管闲事之外,其他华基政党则没有吭声。

大选将至,朝野政党看似都在盯着马来选票,完全不敢对此过分且粗俗的言论加以评论和反驳,他们为了选票可以罔顾华人的情绪,他们知道华人选票已经壁垒分明,毫无悬念,相反地,他们却不愿意在这关键时刻,开罪马来人, 失去马来选票,尤其是半城乡地区的马来人。

即使是发生在槟城境内的宗教学校校长发表不该让非穆斯林理发之类的言论,行动党也很有智慧地推出槟州第一副首长阿都拉昔作为州政府的代表,回应这一项课题。但是,从未见到槟州政府任何一员行动党大将第一时间站出来交代此课题,因为他们深知穆斯林管穆斯林是最为妥当,避开敏感,换言之,也是分而治之的行为,印证土权组织对马华的咆哮,即华人勿多管闲事。

宗教司扎米汉在雪州清真寺以宗教之名,行种族主义之实的言论,当权者从首相纳吉乃至部长级人物,都未加以劝诫和交代,而这是弱势政府的表现。倘若这一个政府是强大的,获得大部分人民的支持,他们可以不在考虑选票的情况下,果断地捍卫各族,但无奈地,政府在选票的枷锁下,选择了沉默。

当一个政府变得懦弱和沉默时,王室却扮演了极具意义的角色。2008年全国大选之后,中央政府失去国会三分之二多数议席的优势,数个州政权落入反对党的手中,霹雳州政权垮台,雪州州务大臣风波等等,种种的契机制造了马来统治者和王室介入的机会。

很庆幸地是,不涉及政治的马来统治者始终对州内各族人民一视同仁,平等看待各族的权益。作为州内伊斯兰最高的首长,马来统治者不仅捍卫伊斯兰,相反地,也照顾非穆斯林的权益。对于柔佛和玻璃市州内的清真洗衣店,柔佛州苏丹和玻璃市王储仗义执言,怒斥业者对非穆斯林的歧视。


对于非穆斯林在马来西亚的未来,看来还得依靠马来统治者来维护,而不是所谓人民用选票遴选出来的政治人物,无论朝野都好,他们的眼里仅仅是各自的政党利益,而不是为了全民,唯有无顾忌的马来统治者才能作为捍卫全民的工作,而宪法专家认为王室干政,但实际上,是政治人物不务正业,放弃了属于他们的权利,才让王室弥补了政党和政府的缺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