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5日星期六

敦马不仅该纠正错误,也该解释错误



敦马是这一届大选的焦点人物,他取代了安华成为反对党阵线的最高领导人。敦马带领希联冲锋陷阵,引领失去伊党的反对党联盟,闯入一个又一个马来选区。

敦马叱咤马来西亚政坛长达半个世纪之久,1964年首次当选国会议员,是其中一位表现非常突出的后座议员,也参与了导致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的冲突。他炮轰人民行动党领导人李光耀是亲华人、反马来人和傲慢的领袖。在敦马踏入国会的第一年,新加坡就脱离了马来西亚。1969年大选,他突出的表现未能让他赢下国会议席,他归咎华人的选票转向,从支持巫统转向伊斯兰党,导致他败北。

1969年大选之后,发生种族暴乱。敦马上书国父东姑阿都拉曼,指责国父无法捍卫马来人的权益。同年,国父开除敦马党籍,而国父并没有逮捕他。虽然敦马遭到巫统开除党籍,但他并未因此而屈服。在他政治生涯的低潮期,他撰写了一本书名为《马来人的困境》,阐释马来民族处于弱势的各种原因,并推出他对马来民族的发展宏愿,包括政府必须足够地资助马来人,以取得平衡,让马来人的经济利益不会被华人所支配等等。

后来接任首相职务的敦拉萨,非常欣赏这本书,并重招敦马回到巫统,于1972年推荐他出任上议员。1974全国大选,敦马重新参选,东山再起,赢得国会议席,出任教育部长。

1976年,敦拉萨在伦敦逝世,敦胡先翁接任首相,敦马随即出任副首相。1981年,敦胡先翁以健康理由退位,敦马接任首相,开启他长达22年的首相生涯,并掌控国家政治命脉。

敦马在任首相期间,为国家做出贡献,带领国家登上国际舞台,也被誉为“马来西亚现代化之父”。每一位领导人有其贡献,但也免不了有其犯下的过错,历史只有公断。

敦马被指责涉及1985年默马里事件、1987年茅草行动事件、1993年的315亿令吉国行炒外汇亏损案丑闻、1998年安华被革除和被殴黑眼圈事件、2007年爆发的司法丑闻—《林甘影片》、不公平的大道合约收费、歪曲新经济政策的最初理念—剥削华人企业,鼓吹朋党主义等等。
在经济方面,敦马执意复制日本和韩国的重工业计划,推行“向东学习”政策,发展钢铁业—创立柏华嘉控股、推动汽车制造业—宝腾PROTON和混凝土业,这些计划带来重大问题和无数的金钱亏损。其中,保护本地国产车政策,对入口车抽取高昂的入口税,进而导致人民购买昂贵的入口车。

敦马如今领导希联,过去的政敌,却成了其盟友。他曾经援引《内安法令》逮捕多位反对党领袖,如林吉祥、林冠英、末沙布等。然而,对于社运分子,环保运动分子、华教人士等,都无法如同政党领袖般,既往不咎,选择原谅,毕竟这些不能原谅敦马的人士都不需要敦马所能提供的政治利益。

在土著团结党的代表大会上,敦马曾经对过去的一切过失表示歉意,但随后记者再次跟进敦马的道歉言论时,他却说道歉是马来人的美德,也是传统,并不是为特定的事件道歉。

希联成员党则尝试利用这一番道歉言论,作为安抚对敦马尚未释怀的人士,而且最重要的是华裔选民。此外,敦马也成功把国阵一直抨击其高龄的劣势,转换成对他有利的筹码,即如此高龄依然站在前线救国救民,甚至有选民接受他的说法,即站出来纠正其过去的错误。

这一切说法始终无法让一些对敦马咬牙切齿的人士所接受,毕竟这些人士除了曾在敦马时代遭遇委屈之外,甚至也可能受到一些其政策所带来的间接性伤害。对于一些熟懂马来西亚政治文化或对马来西亚各党派政治历史有了解的人,敦马如今炮打纳吉的做法,其实都是为了其个人目的。高龄是他的障碍,但其个人目的不一定是为了自己,也可以是为了其家族,包括子子孙孙的荣华富贵。

倘若敦马愿意站出来纠正错误,这是值得推崇的美事,但若只是针对纳吉目前的政策,而非对自己过去所曾经鼓吹的文化和过错做解释,那么如今一直炮轰纳吉,也只能显见敦马的司马昭之心。

敦马对于多项在任时期的独裁和霸道施政,不是一一否认,就是以日子久远而忘记事件来龙去脉,甚至把责任推给警方,包括安华的黑眼圈事件。

2013年大选前夕,林冠英和安华都曾在政治讲座会上,指责敦马的儿子拥有巨大财富,而这些财富是如何得来,至今依然在选民的心中,无人能解答。柔佛王储曾不点名揶揄,世界上最有钱的人也没有能力生出三个亿万富翁的孩子。

因此,敦马欲纠正过去的错误,站在前线救国救民等等,都无法说服一些对敦马耿耿于怀的选民,毕竟欠缺诚意。然而,若敦马可以公开说明,其儿子如何能坐拥如此巨大财富,是否依靠父荫,收获政府工程,才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挤身富豪榜,那么选民可能可以释怀心中的郁闷,而林氏父子或安华家族可能代选民问问敦马,好让老百姓也可以作为参详。

政治本是一门需要深入了解的艺术,若你只选择以感受和表面来看待政治,那么你将轻易地被政治人物的表面功夫和演艺所蒙蔽。选民由始至终是被动的一群,一张选票决定一个政治人物5年的政治生涯。这5年内,政治人物可能失去踪影、没有兑现承诺诺、跳槽、退党成为独立人士或不与目前的盟友站在一起,甚至带着赢得的席位推到政府等等,但选民却没有权利再决定这个政治人物的命运,所以这一张选票是多么地重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