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2日星期日

希盟政府的百日新政



希盟上台执政已近百日,这一个新执政政府,给人民带来无限的期望和新鲜感。人民称509全国大选后的马来西亚为“新马来西亚”,只因将执政近61年的国阵(联盟)给赶下台,让政府体制内更换了一批新的政党领袖领导。

“新马来西亚”是否给人们带来了新希望,除了废除人民极度讨厌的消费税、提控前首相纳吉和委任华裔财政部长之外,大部分的承诺正处于观望,相反地,有些政策的推出并未获得人民的支持,甚至换来种种的质疑声。

新政府上台以后,最令人民痛快的是前首相纳吉被提控,最令人民有直接影响的是废除消费税,而最令华裔选民安慰的是林冠英被委任为财政部长。

林冠英是继马华李孝式和陈修信以后,第三位出任财政部长职的华裔领袖,而财政部长林冠英的职责却没有过去陈修信般位高权重,更谈不上与巫统的财政部长相比,只因其大部分原属财政部管管辖的职权和机构,已经遭到分割出去,分别由首相和经济事务部直接管理。

举个实例,财长林冠英未被委任成国库控股董事会成员一事,可看出林冠英担任的这个财长,并没有握住最大的权利。根据维基百科的阐述,国库控股是我国国家主权财富基金,也是政府的战略投资控股公司,财政部对其持有100%的股权,但财长却不是董事会成员,反而是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被委入董事会

废除消费税的确让人民的生活成本减低,也是让人民最能直接感受的一项政策改变。新政府废除了消费税,但货品价格未见降低,而一旦在91日推行销售税后,货品价格是否又会进一步提高呢?

纳吉被提控贪污滥权,令人民痛快。纳吉是否会得到公平的审讯,则有待案件进入审理程序后,方能一探究竟。然而,在敦马领导政府的时候,做了两件事情,但前后矛盾,而敦马也尚欠人民一个交代,即1998年提控安华肛交和贪污,而2018年,敦马却向最高元首寻求全面宽赦同样以肛交案入罪的安华。这20年间,到底谁在说谎?谁又是污蔑者?谁又是受害者?这里头,是否存在着政治逼害?至今无人追究。

林财长声称国债达到1兆令吉,这一个说法遭到前财长纳吉的否定,认为林财长针对国债的计算法不符合国际标准,而国际著名的信贷评级机构穆迪则维持马来西亚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0.8%,而非希盟政府宣布的80.3%1兆令吉的债务,直接否决了林财长对国债的诠释。

希盟政府宣布1兆国债之后,马币节节败退,外资纷纷从股票市场撤出资金,导致股市低迷。此外,新政府也推出希望基金,向全国人民募款救国。此举动获得大多数老百姓的支持,慷慨解囊救国,也换来首相敦马的一句话—马来西亚华人都很有钱,但行动党上下完全没有对此言论发表任何看法,甚至纠正敦马的说法。

希盟政府也着手搁置多项公交计划,如隆新高铁,东海岸铁路和捷运三线,以减低政府工程开销。但是,这里搁置公交计划,另一厢却准备推动国产车计划3.0。国际贸工部副部长王建民说国产车计划3.0并非如第一代国产车普腾,而是以环保概念为主轴概念。

王副部长的这说法显然避重就轻,搁置公交计划,推动国产车计划,根本就是本末倒置的做法。公交有助于舒缓交通,减低城市堵车现象,也将带动经济发展。即使推动环保概念的国产车,必然加剧公路堵塞。此外,为了保护国产车,显然地,将会回到敦马90年执政时期,推出国产车保护政策,对外国入口车加重税,让人民只能买国产车,抑或是让人民购买更昂贵的外国入口车。

敦马重新入主布城,为了一圆心愿,种种被前两任首相搁置或取消的工程计划即将回归。在推行之前,这些计划有检讨的必要,有些工程计划也未受人民欢迎,如宏愿学校、F1赛车、马新弯桥计划、优先辅助土著、工程招标优先给土著承包商,但希盟政府的内阁成员,包括行动党正副部长要不选择沉默,不然就是为敦马背书,所谓的平起平坐,所谓的制衡老马,至今都未看到实际行动和效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