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6日星期六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巫青团团长拿督斯里希山昨日在国阵青年团会议后,召开记者会承认自己举剑的错误,并向全民道歉。希山表示,他向非马来人道歉其举剑的动作伤害了他们的感受;对于马来人,他也对无法捍卫举剑的举动道歉。

其做法达到了双赢的局面,让人觉得希山是一个多元的领袖,勇于承担的未来“首相”。



回想起过去三年的举剑,从霸气十足直到最后一年的温和举剑,非马来民众还是无法接受。但话说回来,非马来人民真的对举剑的动作那么在乎吗?其实不然,非马来人对举剑的厌恶不光只是一个象征性的动作。倘若,非马来人对象征性的动作都那么容不下的话,我想人们都觉得非马来人的眼里容不下一粒沙了,太小气。事实上,非马来人的厌恶是因为1989年的种族气焰高涨之时,有位政治领袖,今年也已经是高高在上的马来领袖曾经对群众怒喊,“我要用龙的传人(意旨我们,只是我用词比较美丽)的血来洗这把剑”!非马来人对于剑的厌恨是因为剑背后的故事,而不是象征性的举动。非马来人讨厌种族的霸道,厌恨马来人的野蛮。当马来人再举起短剑之时,其动作勾起当年的非马来人被恐吓的那一幕,而不是纯粹的一个举动。看在非马来人的眼里,这是一个挑畔与无形的恐吓。因此,非马来人在308投下反对票,狠狠地教训了巫统的盟友-马华与民政,也深深地摒弃了多年对国阵政府的信仰。

如今惨败之后,懂得自我反省乃是好事,但承认过后,必须付诸行动,别忘记人民开始懂得何谓真话,何谓假话!不要再故弄玄虚,欺骗选民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