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日星期五

“敢怒敢言”的政治青蛙

日前翻开报纸,阅读到一则新闻讲述槟州柑仔园前州议员林武灿可能加入公政党的新闻,还附上了林氏与蔡添强先生寒暄的快乐相片。

林武灿先生先在1999年大选后,选择与林建安先生离开让他成为州议员的民政党,加入了马华。在20031月初,林武灿先生与陈清凉小姐因在州议会对外环公路的建造投下弃权票,被马华冻结党籍7个月。虽被冻结党籍,林武灿先生被人民公认为民族英雄,更对国阵政府坚持国阵精神而罔顾民愿的做法,深表遗憾。2004年大选,林武灿先生临危受命,被派往武吉莪洛格看似擢升,硬碰在1999年大选败在李家全先生手中的卡巴星先生,实足是明升暗降。林武灿先生“无意外” 地败下阵来,似乎也将其政治生涯画上句点,因为刚过去的大选也无法披甲上阵了。


政治海啸后,200845日,林武灿先生高调宣布退出马华,理由是厌倦党争。在过去的一个星期,报纸再次报导他“可能”将加入公正党,这不免令人觉得观看一个政治人物的立场在摇摆的戏码。林武灿先生厌倦党争,还是无奈不得发挥呢?我想在政治圈子内的人士都明白所以,更不会对其理由做太多的想法。曾经几何时,林武灿先生不也是在民政党党争的参与者之一,更应“争”输了,脱离了民政党主流的分子,进而离开民政党,投向马华吗?如果厌倦了,林武灿先生应该从此退出政坛,不该再作政治表演!

从民政(红青蛙)到马华(蓝青蛙),直到公正党(浅蓝青蛙)。


新闻报导,林武灿先生欲在公正党某个区部争个主席来做,他还不是一样要“争”吗?我想林武灿先生想在公正党东山再起,扬起“我回来了”的旗帜!有些人为了可以当YB,不惜牺牲自个儿的政治原则,硬与本来不相为谋的政党合作,怎样都找个理由来说服大众接受自己的“跳槽”!


有言“不事三主”之说,楚汉相争的朝代,有位将军因曾经以秦朝将军的身份战败后,投靠楚军,效忠项羽为大元帅。事后,楚汉相争,战火难免。楚军败在汉军手下,将中原大好江山双手捧上给刘邦。将军虽被刘邦俘虏,但宁死不降,最终举剑自刎。他感谢刘邦的赏识,但他绝不可能在一辈子的戎马生涯中,事三主,被将军视为耻辱!

反观林武灿先生的“事三主”之说,与将军的当年之勇,无法去公平的衡量。但政治人物的理念可以因政治海啸而改变,我想这海啸的确让很多人都变了,更遗憾地是让人看到政治人物当权时的大道理,抨击敌党的伟大论点原来也只是争取“自己”选票的戏码!如果换个角度来看,也许林武灿先生会用“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来诠释自己的跳槽事件。政治变迁,论谁都无可置疑,也许林武灿先生可以在公正党的旗帜下争得在2013年的YB候选人的入场卷呢?让我们再等5年吧!现在可以看到的是政治海啸吹走了政治人物的政治原则,政治立场与政治理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