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2日星期一

陆庭谕 VS 蔡细历



陆庭谕的性骚扰让人想起了蔡细历的性光碟,同是名人犯上“色”这一个禁忌。陆庭谕贵为德高望重的华教斗士,与沈慕羽和林连玉齐名,但是今天的一个性骚扰丑闻让他身败名裂,甚至让人对一位备受尊重的长辈失望透顶。

VS


昨天,我阅读了受害女记者的部落格文章,发现1119日的那一天,我的确也在书展现场,也刚好看到陆庭谕,他出现的日期恰恰与我所看到他的日期吻合。但这非我相信确有此事的佐证,而是受害女记者不可能胡说八道,来诬蔑一位备受华社尊重的老长辈。相反地,各报女记者的“现身说法”,不免加深了这传闻的可信度,毕竟不可能那么多人对同一个人来作出同样的指责,毕竟可是身败名裂的指责,不是闹着玩的。


蔡细历比陆庭谕来得有勇气,至少蔡细历对社会坦白,对社会道歉,虽然这没有对不起任何一个单位。说白了,蔡细历所犯的错误是对不起其家人,对不起其贤内助,而对于社会,若他不是名人,社会也不会把这“私事”放大来看。但是相较于陆庭谕,他除了道歉及引退外,还留下了一个谜团给大家,即没有直接承认其错误。道歉的定义有些含糊,引退是负责吗?就算连槟州行政议员刘子建都对“是否有此事”拿不定一个立场,社会人士也没有直接从陆庭谕的口中得到证实,只是能从所发表的文告来猜测其中。陆庭谕比蔡细历更应该向社会解释,毕竟他对不起的是一位女记者,侵犯了一位“非自愿”的女生,而蔡细历的是你情我愿。倘若蔡细历的口交该受法律制裁的话,那陆庭谕的非礼罪名是否也该开个档案来彻查呢?!


在蔡细历与陆庭谕的两个案例上,社会人士对这两者的看法不一。今天,翻开报章,有者认为陆庭谕虽有道德瑕疵,但贡献不可被扼杀;有者更认为这是华社的损失,觉得可惜云云的。但在近一年前,犯了道德伦理的蔡细历顿时成为华社不能原谅的领袖,甚至责骂他背妻偷吃,更责骂他还有面子利用妻子来减轻自己的罪名。但是,今天的陆庭谕不也一样地该受到如此的评价吗?社会人士应该用当时对待蔡细历的道德标准去衡量今天的陆庭谕,而非左惋惜右感谢他的贡献。



在非礼丑闻的事件上,我认为陆庭谕利用了社会人士对他的尊重来行使“色魔”之手,滥用了其为华教“仗义执言”的嘴巴去“强吻”女记者。当然,我不否认陆庭谕的确为华教的奋斗史上付出了血汗,也不能扼杀其对华教的贡献。但是,我们总不能因为一个人的贡献而抵过了其所犯下的错误,况且这是有违道德的错误,更严重破坏了社会人士对华教斗士的印象,更是华教一直强调的礼仪廉耻的一大耻辱。



除此之外,过去惨遭淫手的女记者虽然有类似的经历,但是就是因为当事人没有揭发此事,形成今天多一位女记者变成受害者。这是整件事情的小小教训,若每一个受害者在受害的时候,都勇于站出来指证“罪犯”,就不会有下一个受害者的出现了。但就是每个人的沉默,才有机会让今天的事情再度地发生。


从报章上的报导观察,蔡细历的性光碟丑闻竟然可以比陆庭谕的非礼丑闻更能抢到版位,这版位的幅面足以证明媒体对两起事件的拿捏有所不同。社会人士更用了不同的尺度来衡量两起事件,何谓惋惜,何谓遗憾?为何没有蔡细历事件上的严厉词句?背妻偷吃(口交)与非礼他人同是严重的罪名,都是犯上了“色”的错误,更是法律不容的。对政治领袖采用了道德的标准,却选择对一直推崇华语教育,礼仪廉耻的教育工作者施于宽厚的评价,低调处理。当时对蔡细历破口大骂,对马华的咆哮去了哪里?是对一位年迈的老人家宽厚了吗?也许吧!华教人士对陆庭谕的“有否涉案”保持着“不谈”的态度,反而一直高调地歌颂其丰功伟绩,似乎有意地引导社会人士对陆庭谕感激不尽,而不责问其涉嫌非礼的事件。这一系列的剧情发展似乎要华社感觉到“痛失斗士”般,让我感觉到忽略了该关注的事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