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8日星期四

每逢冬至倍思亲

今天,阅读到新闻部副部长拿督陈莲花呼吁离乡背井的游子在春节来临之际,回回老家看看自己的 家人。读了这篇报导后,心中有两种想法,陈副部长发挥了感性的一面,与她之前发表“民政脱离国阵”的言论有着南辕北辙的不同,前者感性,后者硬朗,充分发挥了女性参政的软硬兼施。


春节的气息需等到圣诞之后,方会倍加浓厚。但是,在全球经济萧条的大气候下,春节气氛也略为逊色。但是,逛了数家商业广场后,发现经济的大萧条阻止不了国民过节的心情。圣诞歌曲的播放,国民的抢购物品都让人看到大马的“太平盛世”,似乎没有受到全球经济放缓的影响。但这一切可能只是风雨来临前的歌舞升平,灾难来临前的安宁。


冬至佳节就在这星期日,我很想回家,但是又不能这么做,毕竟上个星期才在家乡待了一定的时间。倘若再回去,恐怕工作上有些不方便。工作上的请假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人在吉隆坡的话,紧急事件发生的时候,至少还不会面对“远水救不了近邻”的窘境。因此,已经和妈妈说好,今年冬至不回家了,虽然有些无奈,但是我相信爸妈都会体谅孩子的工作需要。


今年冬至,我无法回乡与父母团聚,共享我最爱的汤圆,但我约好朋友们来个游子搓汤圆的大聚会。无法与家人团圆,来个朋友大团圆也不错吧!还记得去年的冬至,幸亏有位学妹为我准备了一碗汤圆,若不是的话,去年的冬至将没有汤圆过节了。虽然汤圆都因地方性的关系而味道有所不同,甚至汤圆里包裹着的馅都有别。无论如何,我还是挂念妈妈搓的汤圆,里头是无馅的,只是分成红,白及绿色的汤圆,再用汤水熬成香喷喷的汤圆。上述的煮法的确是最简单不过的汤圆,但毕竟是自己过去廿十年来爱吃及惯吃的汤圆了,最重要还有妈妈亲手搓的汤圆,粒粒皆充满着亲情味。


说到这里,不能回乡过冬的无奈又溢上心头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