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6日星期六

308激起政改思潮

日前,听到一位同事说道自己的父亲也被在野党感染,与为国阵服务,也是马华党员的孩子争吵。政治与宗教一样地敏感,可能其敏感度更甚。当我听在耳里的时候,我的脑里似乎勾起了爸曾经也就某课题与我争论不休,但作为孩子的,在论政之时,难免必须顾及父子之情。


308前,家里有投票权的两位“大人”多年来都是国阵的忠贞支持者。也许在这种感染下,我也不免是国阵的拥趸。在大学内,我还是站在媒体所谓的亲政府阵线,而且还是其中的候选人,更在“稳胜”的情况下当选。坦白说,那时候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妥,只因亲反对阵线没有华裔代表,反而是一班亲回教党的学生领袖。再者,我们这华裔学生代表为的并不是什么民主,心中想得就是在学生会争得一席之地,多一把为华裔生仗义执言的声音。


308后,妈依然与国阵同在,但爸似乎站在更中立的角度了。槟州政权落在了民主行动党的手中,也许政策赢得了芳心,也许周遭环境的因素,我们不能阻拦了整个民心思变的浪潮。就算当时不把票投给民主行动党的人,如今也转换了码头,给予民主行动党支持。思潮的改变转变了马来西亚的政治版图。308政治海啸的成功是因为三大民族的合作,而且是同一时间地配合,不像1999年大选般,马来人在前副首相的烈火莫熄号召下,给予全面的支持,但华人却因害怕513重演而放弃了改变的机会,转而支持国阵。2004年大选,全民团结在国阵的大伞下;直到2008年大选,三大民族真正地展现出团结一致的大好景象,但这一个大团结却不是国阵愿意看到的,只因团结在在野阵线(后称民联)的旗下。


在家里,也许不谈政治是明确的决定。若不,必然成为感情破坏的始作俑者。一场308政治海啸,燃起多少人对政治的认识,对政治的醒觉,对这国家的期许。有人说,308政治海啸让让对国家成长了,让国家回到人民的手中。我认同这一点,只因为我对两线制有期待,更对政党轮替保持着观望,希望国家可以更好,种族之间所设立的藩篱可以一一地被拆除,而人民的每一个决定将会牵动着马来西亚的命脉发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