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3日星期三

从霹雳州政权看百姓


霹雳州政权似乎变成了一粒足球,国阵与民联两组人马上演一场追求胜利之球的戏码。前日高庭宣判尼查是合法的大臣,民联议员与支持者都要求国阵接受法庭的判决,不要再纠缠于宪政危机当中。可笑的是,为何当法庭宣判议长西华古玛的禁足令无效的时候,却不见有人出来说民联该接受事实,反而还有人在57日的议会开幕当天,要7名国阵大臣与行政议员和3名跳槽议员离开议会厅。今日可叫人接受司法的裁决,为何当日却不也要自己这么做呢?



政治就是那么地健忘。有说在308前,人民总是忘记国阵政府曾经的所作所为,大选之时,依然把票投给国阵。当时的老百姓被认为是对政治不成熟的,因为对国阵的一切选择健忘,但成熟后的老百姓却是对民联的一切健忘。其实,无论在朝或在野的政治人物,都希望人民对敌对政党苛刻,而对自己包容或健忘。如今,民联成功了利用人民的力量改变了整个马来西亚的政治版图,国阵不再是一手遮天,但这并不代表人民在政治上成熟了,相反地,人民只是将这一个包容和健忘转向民联,选择对国阵苛刻。308大选后,我敢肯定的说,老百姓从没把国阵和民联放在同一个秤上来衡量两者的政绩。我不能质疑老百姓对国阵的苛刻,但我不认为该包容民联的前言不对后语,这也只不过在纵容第二个国阵。老百姓的政治成熟是该鞭策两个阵线,只有人民才能塑造一个有素质的两线制。



霹雳州政权的议会骚动至今,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该看到对与错。对于霸权或无理取闹,我们必须用理性来探讨,非否决全部。政治的立场是多元的,因此角度看事情也需要多元,而非从单方面来看。若以政治人物的言论及举动来 编个故事的话,作为读者的必定发现这不是一本好书,拍成电影的话,更不是一部好电影,因为故事的连结性让人看不出一个立场。好比民联在议会骚动后,坚称那是不合法的议会,民联议员不承认这一个507的议会。但是,为何你民联议员不承认,又要出席会议呢?为何民联议长又要主持会议呢?不但如此,在高庭宣判占比里不合法后,民政党胡栋强指若国阵上诉的话,将会塑造一个贪权的印象。其实,在政治上,不是“权”与“钱”在作怪吗?政治人物爱权是不争的事实,更是公开的秘密。不然的话,为何有人利用各种手段来诱骗党职,进而当起官来呢?



我不想说国阵夺权是对的,但政治本是如此,当时的安华也不是号召916变天吗?有人说安华没成功啊,更有人说安华是为了人民而发动夺权行动。但是,不成功就没有错吗?国阵与民联都有同样的动机,只是结果各异而已。“为人民而发动夺权行动”吗?民联可没有获得马来西亚100%人民的支持,就算在过去的补选中,国阵在马来半岛全败,除了安华的政治家乡外,民联在其他的选区补选中也只算是险胜,国阵依然保有一定的支持率。这里所要表达的是安华不能借人民的名义起义,毕竟并不是所有的人民接受安华或民联作为他们的政府。霹雳国阵夺权与民联的916夺权如出一辙,都应该受到谴责,不因结果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诠释,人民该以同样的标准来衡量两个阵线,而非纵容另一阵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