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2日星期四

郑敬堡何错之有?



李凯伦针对巴生区会主席兼马华中委郑敬堡前些日子与土权成员一起参与由巫统所号召的采砂事件示威一事,表达了其质疑马华是否与土权分子“暗地里勾结”。“暗地里勾结”的事情从何所起,李凯伦的言论莫过于想转移整个事件的焦点,甚至有意制造新闻舆论。


首先,巫统所号召的采砂事件示威是一件关乎公众利益的课题,它并非涉及种族,而是牵涉全雪州子民的课题。因此,在涉及公众利益下的政治工作都应该超越政党和政治理念。若郑敬堡果真违逆了马华总会长蔡细历的指示,即与土权划清界线的话,那郑敬堡该向总会长及党作出交代,而并非李凯伦或公青团。


李凯伦牢牢地咬着此课题不放,看来这一位公青团年轻领袖似乎忘了他该对采砂事件,向人民交代,而非理会“不关他家事”的事情,尝试使出那“转移视线”的政治把戏,更甚地是希望利用有关课题来贬低马华和国阵。郑敬堡出现在土权成员有参与的示威活动上,是否需要问过会长理事会?我想这种小事还无需呈到会长理事会去决定,毕竟只要在涉及全民利益的课题上,马华都必须放下“个人恩怨”,超越党派组织,去捍卫人民的利益。在野党不是常常呼吁国阵成员党要超越政党,顾及全民利益,与他们站在一起捍卫民主和人民的基本权益吗?!难道在涉及全民利益的采砂课题上,民联当时伟大的论调却有着不同的诠释?难道国阵或马华就不可以超越党派和组织吗?



李凯伦似乎也一概而论地解读马华总会长蔡细历的言论,蔡总所谓与土权撇清关系的最初原因在于土权太种族极端化,言论都是有伤其他友族同胞的极端说辞。因此,马华总会长建议不与土权往来的原因,是建立在其过分的种族主义的言论上。但是,在涉及全民的课题上,两个组织若有共同的想法和立场的话,为何不能站在同一阵线呢?!行动党不支持回教国,回教党的执政方向却是成立回教国;我想李凯伦该向人民解释何以两个在政治理念上有极大冲突的政党可以联盟执政雪州,才来去质疑马华何以与土权一起出现在同一个示威地点吧?!


李凯伦作为年轻的全职政治工作者,应该对现有涉及全民的课题作出解释,不要钻牛角尖地尝试去制造一些政治舆论,那种方式是属于老一代前辈的从政方式,年轻人该拿出年轻人革新政治吧!况且郑敬堡与总会长蔡细历的言论不一致也不是你公青团家的事,何以要插手人家的家事呢?!管好自己的公青团,争取非土著出任公青团首两位领导人的其中一位吧!不然的话,公青团的华裔领袖也只不过是公正党攻击国阵华裔政党的一支棋子而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