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9日星期一

许来贤是乘客


公正党国会议员许来贤批评马华实施双面人政策,署理总会长廖仲莱支持调整原油及白糖加钱,而马华消费人事务局主任兼马华中委李伟杰则批评政府实施调整价钱政策。也许就因为这一点,许来贤批评马华领袖如巫统副主席阿末扎希所说的“乘客论”,说道马华是靠马来票过关的。


首先,我们先来批一批阿末扎希的言论 ,他说马华是靠巫统的马来票过关。此外,他也说道马华不应该当国阵的乘客,搭着顺风车执政。但是,这位巫统部长兼巫统副主席似乎忘了一个历史页章,他忘了1999年的大选,国阵在前首相马哈迪开除安华后所面对的人民情绪高涨的困境下,是靠着华裔选票过关的。但是如今,华裔选票在乌雪补选中,无法获得广大的华裔选票后,进而批评马华。巫统当年不也是靠着华人票的支持,而平衡了当时大部分马来人对马哈迪政府的不满。


再来,许来贤说马华搭国阵的顺风车,任由巫统操盘全局。坦白说,许来贤在批评马华之前,也先衡量自己的华裔代表性在公正党里又有多强呢?!308大选后的公正党党选(经公正党党员“好意”提醒,2008年是没有党选的,公正党最近的党选是在2007年,而且他也提到许来贤也是靠委任上位的。),连蔡添强如此有民望的华裔领袖都无法在公正党党选中胜出,这要说华裔领袖在公正党有立足之地也不过只是空谈吗?不如这样吧,我也来说许来贤也是乘客,乘着308大选的政治反风,无端端地当上了国会议员,无端端地可以在国会殿堂撒野。偶尔民联领袖有记者会的时候,就站在这些“会说话”的领袖背后当人肉屏风。


公正党内部多数的非巫裔领袖都是靠党主席的委任,进而成为最高理事成员,其中更包括了马华3位跳槽领袖,即陈仪乔,蔡锐明和林礼菲。公正党主席的委任莫非要让整个公正党看来更多元种族,但是事实上,公正党基层却还是无法摆脱种族性政治的枷锁。因此,才会出现华裔领袖被拒于门外的事情。


许来贤在308大选前,只是一名“蓝领阶级”的草根领袖。今日靠着反风,无端端地当上国会议员。政治海啸后,才有机会一跃龙门,当上雪州公正党署理主席。这一个顺风车不是搭得更有意思吗?与其说马华是国阵的乘客,不如也说公正党很多国会议员也是反风的乘客,如马来文不灵光的罗国本。


所谓的“双面人政策”只是在于领袖个人的言论所致,阿末扎希说马华是国阵的乘客,华裔不支持国阵;但是另一边厢,另一位巫统副主席希山姆丁则说在Bagan Pinang Sibu的补选中,可以看出华裔还是支持国阵。暂且不论谁说的话是正确的,反倒是这样的言论是否也说巫统在搞“双面人政策”呢?!非也,那只是领袖个人的不同想法和言论,总不能说每一个领袖都要有同样的立场和言论,那不如放一百个同样的人在里面就好,无须委任或遴选多位的领袖领导政党或国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