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1日星期二

别包容种族主义校长


“由于发表“回中国论”的吉打州武吉士南卯国中校长温古阿斯南(Ungku Aznan Ungku Ismail)在开斋节假期结束后,一如往常地重返学校上课。对事件深表不满的吉打马华扬言,如果教育局未将前者调职,该党将采取后续行动,甚至是拉队到校门口前抗议。”摘自《当今大马》


吉打马华这一次做得对,但做得不够。发表种族性言论的校长,岂能只是调职了事呢?!发表种族性言论的人士已经受到首相严厉的警告,但为何只有上面喊?!下面却依然故我呢?作为副首相兼教育部部长的慕尤丁,应该对为人师表的杏坛工作者杀一儆百。教育工作者是最亲近青少年的一个群体,他们是公务员,领的是政府的薪水,就应该顾及国家社会责任,不该发表煽动性或破坏族群情绪的言论。

马来西亚的公务员体系就是缺乏了“炒鱿鱼文化”,让这些公务员为所欲为,对自己的工作表现没有要求。就算发表煽动性言论,也仅仅是调职了事。难道调职了事就可以避免这一位校长再次地发表种族性极端言论吗?调职并非最严重的判罚,与他所犯下的错误,根本不成正比。当年黄明志的粗话Video(Negaraku),掀起轩然大波,媒体连续报导,引起部长级人物,尤其是管理教育两大部门部长的叫骂,甚至有巫统领袖呼吁管理教育的高教部长扣留他的奖学金(虽然独中生留学台湾是没有奖学金的)。但为何在国中校长的事件上,教育部竟然对她属下的校长如此的宽容呢?!


教育部这一次如果没有做出合理的交代,吉打马华拉队示威,甚至全国马华党员一起示威,都不为过。这里谈的不是因为这位校长是何种肤色,而是因为他发表了伤害其他族群的言论,无论他是马来人,华人或其他族群,都应该受到对付。这里坚持的是反对种族主义,不因肤色而原谅某种过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