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6日星期三

补选的嘴脸

一场补选,看尽政党的嘴脸。

邓章钦说敌对党员在补选期间退党,是七、八十年代的招数。难道邓章钦没听说过“招不怕旧 ,最紧要”,行动党还不是一样用回“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几时年都没变?虽然党内还是华人居多,排斥古拉这号印裔领袖,甚至父传子,都还是一样地没变。不过,当年反对党还是蛮喜欢用这一招,在补选期间,来个大跳槽的欢迎仪式,让敌对阵营难堪。行动党和公正党就老爱用这一招。

潘剑伟说马华与巫统在握手事件上貌合神离,这句话最好笑!既然在民联的立场,穿手套握手根本不是一个大课题,那为何马华与巫统在此事件上貌合神离,好像就很大件事情般,非要登个新闻来自吹自擂一番。若这样的“貌合神离”都可以出新闻的话,那我想潘剑伟应该就行动党在“回教法治国的理念”上与回教党貌合神离,来个解释吧~那才是全民想知道的答案。

人民公正党青年团宣传主任李凯伦说睡觉党员,何来有千人追随退党呢?说真的,他说得是真的很有道理,但是否是事实呢?!看看黄楠洋三月份的搞作就知道了,李凯伦何必那么地激动呢?让时间说真话不是更好吗?开口闭口说人家打肿脸皮充胖子,骂人家是睡觉党员,这是一种不尊重长辈的表现,可不要忘记他可是创党元老咯。

李凯伦说,“睡觉党员退党纯属党内排毒的过程,甚至协助把党内的垃圾扫除,以换取一个更健康、稳固而活力的政党。”在这里打着以下,那再益,陈智铭,黄朱强,再林,前公青团团长依占,这些前重量级领袖及国会议员的退党也是说成排毒,那公正党还真的很毒,无论是睡觉党员或YB级的领袖都是毒,只有安华是“苦口良药”。是吗? 李凯伦……


因此睡觉党员退党不但不会影响公正党的壮大,也不会影响公正党落实体制改革的决心!这句话就得罪了很多公正党党员了。话说公正党直选制,虽然每个党员都有投票权,但投票率却不高,这是否意味着公正党很多睡觉党员?一个政党没有党员支持,何以壮大呢?领袖如何到外面告诉媒体,公正党党员逐年增加呢?

李凯伦说话该留余地,说黄楠洋是睡觉党员,他可曾是全国理事,属于中央级领袖。相信公正党现在还有很多地位不如黄楠洋的“睡觉党员”,那他们在李凯伦的口中,是否就是那么地不重要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