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6日星期四

支持设立皇委会!


验尸庭对赵明福坠楼事件的裁决,不是最终的裁决。在赵明福的事件上,我把事情放在两个层面来看。我非常反对在野党利用赵明福事件来捞取政治资本。在加腊士补选的推撞事件上,在野党利用赵明福的冤案来捞取“廉价宣传”。我质疑他们为何要选择偏远的加腊士来“要求”部长签名支持设立皇委会,而不选择前往离马六甲(赵明福家乡)或沙登(赵明福工作地点)更近的国会大厦,寻求部长的签名支持。那里有更多的部长,而且当时还是正适逢国会开会时期。惟有可以接受的理由是,最多记者出现在加腊士,因为补选的关系,而且还是当时新闻曝光率最高的地方。


撇开这些“肮脏的政治宣传”,正如刚才我所提的,我站在两个层面来看待这事情。政治上,我无法接受行动党的“政治伎俩”;但人道上,我与社会各阶层人士一样,必须还赵家一个公道,我不说还赵家一个“清白”,因为赵明福完全不是蒙冤而死,他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没有被抹黑,所以无需还清白,只是需要还他一个“死得不明不白”的公道。早前,政党人士,尤其是在野党坚持要设立皇委会,但在朝的政党如马华和民政却对验尸庭正审讯为由,对设立皇委会有所保留。不过,今天的验尸庭的工作完毕了,但所寄予的任务也没有完成,宣判此案为悬案。验尸庭的判决也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理由,去要求政府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也一了赵玉兰和赵家上下,行动党同人的心愿。

验尸庭的判决绝对没有偏袒任何人,我今天读了新闻,无法确定死者是自杀或他杀,也无法寻找到有利的证据去支持谋杀的论点。因此,验尸庭惟有判此案为悬案。验尸庭宣判此案为悬案后,面子书出现很多怒骂政府的留言,但是这些人没有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想想。若没有证据支持某个论点,而我们硬要推一个人出来定罪,难道这是人民要的司法的公正吗?我们不能要求把“自己脑海里认为的事实”去结束这个案子,这对死者和赵家也是一种不公平。


如果赵明福的案件的确有元凶,国阵政府恨不得即刻把他揪出,以免人民因为这案子,而一直痛骂政府,更不希望在野党一直利用这课题攻击执政党。难道有哪个政府希望被人民憎恨的?

因此,无论在野党或在朝的领袖们,我们都该支持成立皇家委员会。在人道上,一个家庭的孩子无缘无故地离世,就算不认识,我们都该为这孩子的逝世找出原因。我们要超越政治立场,不该把赵明福案件与政党绑在一起,我们可以针对国家及社会课题攻击政党,但我们却不能妄顾一条年轻有为的生命离我们而去。

支持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 因为我们都要真相!

6 条评论:

Lawrence Teh 说...

皇委会不查死因,你赞同吗?

Lawrence Teh 说...

你到底支持皇委会不查死因吗?

Lawrence Teh 说...

你到底支持皇委会不查赵明福死因吗?为何不敢回应?不敢刊登?

林恩霆 说...

Lawrence Teh,

抱歉,我没有及时回应您的提问,因为周末直到昨晚,都在外坡工作。

首先,我都没说不回应。你为何要说我不敢回应?你这种“未见官,先打三十大板”的态度需要检讨,不要无理取闹。

再来,我想告诉你。我赞成成立皇委会,也赞成要查出死因。我的立场很鲜明,政府要给人民一个交代,赵明福是怎么死的,这是我超越政党的立场,我不管赵明福是来自民联,或是国阵,人命在政治立场下是平等的。

若纳吉认为皇委会不查死因,相反地,通过司法程序,要总检察署提出上诉,检讨验尸庭的判决,而这样的举动若可以找出死因,我也不会反对。但是,我必须说的是,国家有司法制度,我们必须给予尊重,不然的话,国家司法的尊严将荡然无存。

无论皇委会或检讨验尸庭的判决,我都认为政府必须就明福的死,给马来西亚人民一个交代。

Dark Sorcerer 说...

1)除了不断散播“政治化”言论以外,马华在赵明福事件上还有哪些实际的贡献吗?

2)好一句“我们要超越政治立场,不该把赵明福案件与政党绑在一起 ",又是哪一群人士不断发起“政治化”言论?

3)既然大家都那么支持成立皇家委员会,为何马华总会长在验尸庭作出结论后,连一个鲜明简单的立场(赞不赞成设立皇家委员会)都不敢表明?

Lawrence Teh 说...

好文章跟你分享http://lengkekmun.blogspot.com/2011/01/blog-post_09.html

马华到底了解赵家的感受吗?

如果你英文及格的话,翻译给你老总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