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1日星期五

外国的月亮特别圆



曾经拜读李永业医生的著作《生命没有如果》,他是一位从英国回流马来西亚的专业人士,打从16岁出国念书以后,20年后再回来马来西亚。书籍中直接了当的告诉我们,他在国外可以追求更高的成就,但他选择回来这里,一个牛津大学的毕业生,他放弃了国外的事业,带着一家大小回来这一片土地,他给了自己一个理由,“我要找回自己”。他的书,我看了,眼泪也掉了,心里感触良多。他作为一位泌尿科专业顾问,他可以拥有更好的明天,不过他认为自己是空洞的,虽然他拥有别人没有的成就。



父亲病危在床,他知道父亲大限将至。他在临上飞机前的一个夜晚,他为父亲煮了一碗面,端给他的父亲,两父子就在这一个夜晚,做最后的道别。父亲交待他,在父亲死后,要好好地照顾其母亲。李医师送他的父亲回房休息后,一个人躲在厨房里洗碗,情绪崩溃,躲在厕所的角落,偷偷地哭泣。但因为生活的需要,他还是离开了马来西亚,回到他追求成就的国度。果然,两个星期后,他的父亲撒手人间。



也许我们会说李医师是一位已经拥有一定的成就的专业人士,才会回流马来西亚。但是,人的贪婪之心促使每一个人都不满足的。虽然我们看到了李医师应该满足了,但事实上,他的不满足曾经让自己怀疑回来马来西亚是否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不过,多年过去了,他依然留在马来西亚,服务本土人民,为国家和社会做出贡献。


我曾经在面子书上,看到一些十来岁的孩子不满足于现有的马来西亚,一直强调新加坡多好,外国的月亮多圆。这些孩子对政府的不满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现在反政府才是潮流,像我这样与政府站在一起的是恐龙时代的人,完全被潮流所淘汰。这孩子对马来西亚批评甚至,我就好奇新加坡真的比马来西亚好吗?


在这样的论调下,我逛书局的时候,买了一本采访李光耀的书籍,想了解这些孩子对新加坡的崇拜是为何。读完后,我一直在想,这些孩子一定被某些特定的新加坡优越而陶醉其中,他们完全没有看到新加坡政府的另一面。我从李光耀的访谈中,了解新加坡的另一面,而这本书在未出版前,却是经过李光耀审查的。因此,我对这本书的内容深信不疑。

从这一本书中,新加坡的成功和李光耀有直接的关系,他造就了今天一个弹丸之地可以享誉全球,他带领新加坡突破世界地图看不到的点。不过,在其所谓的致使新加坡繁荣的政策中,有些是以独裁带来发展的政策,政治现实所凝聚的成功。在马来西亚,我们批评内安法令和煽动法令,同样地,在新加坡也有大同小异的法令。马来西亚自伯拉执政后,他推行媒体自由,给人们批评政府的权力,因此才会出现网络批评,甚至撰稿炮轰某个执政单位的领袖。不过,新加坡人若公开地批评现代新加坡之父可要非常地谨慎,否则的话,可有官司之灾。毕竟该国仍让继承了英国的反诽谤法令,而这项法令依然生效,且倾向于政府。

308政治海啸后,外国政治评论员曾说马来西亚的民主意识比新加坡来得高。我不晓得这一个民主意识不高的国家是否因为这一个原因,才会走向成功;是否在独裁领导下,让新加坡更走向稳健的发展?执政党制定选举制度,而这些选举制度让国内反对党处于弱势,让执政党不劳而获。这选举制度就是单选区和集合区制度。在这集合区制度下,每一个阵线需要凑足三至六人为一组,以团队的方式竞选,而反对党往往无法凑集人数,选择弃权。新加坡的反对党比起马来西亚的反对党,看来更无奈。

外国的月亮特别圆吗?不见得。我们只是从一个表面去看待及羡慕别人的成功,但却不曾过问她成功背后所付出的代价,是否也是我们可以承担的?想要拥有一流的国家,先看自己是否是一流的人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