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8日星期二

禁赌是民联的百日新政?

丹州回教党州政府全面禁赌,不允许售卖彩票;吉打州回教党政府却说不会禁止售卖彩票,而售卖彩票是中央政府的政策,而州政府只是批准投注站给相关业者,但从今以后,吉打州政府将不会再批准新的投注站。

回教党实施禁赌的政策,显然地对过去两大补选带来冲击,甚至影响了隔日的投票行情。暂且不论投票行情的影响,回教党的政策是否否决了行动党所谓的“回教法不会影响人民生活”的言论呢?明显地,它已经逐步地吞噬着我们生活的习惯和作息。我当然相信行动党在这政策的背后,是不知情,甚至是被蒙在鼓里的,而他们所谓的民联州首长的会议也已经拐离了之前所倡导的目标,即统一民联州属的各项政策。

在马来西亚的国土上,民联与国阵是两大壁垒分明的阵线。若说国阵执政的州属与民联执政的州属有着不同的政策,尚可理解,毕竟政治理念不一。不过,在民联执政的州属之间,却也出现政策不一的现象,这也直接告诉我们,民联的施政并没有统一,更完全看不到其共识和施政方向。回教党趋向回教教义,行动党却倡导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而公正党似乎在高喊“安华作首相”。在三党的不同理念下,他们选择了同一个口号来达致各自的目标,即“打倒国阵”或“换”这一个字眼。但是,他们无法告诉人民,在打倒国阵或换掉国阵之后,民联想要以怎样的国策来带领马来西亚。是全面实行回教法吗?还是继续前首相马哈迪的世俗回教国的政策?



民联口口声声要人民“换”,但却无法引导我们要换一个“什么面貌”的政府?也许民联不贪污,但是否要实施回教法呢?民联的任何议员都没有一个说得准。他们选择了引导人民到悬崖,告诉人民悬崖下是世外桃源,要人民一跃而下,但人民确不晓得一跃而下后,是另一个更美好的未来,还是更糟糕的明天?

我相信在民主行动党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理念下,禁赌绝对不是政策之一。但是,他们却与“倡导神权回教国”的回教党走在一起,这又是为何?没有什么可以解释,除了“权力”。回教党一天不放弃回教国,行动党就等于卖华,公正党也无法继续地推崇其精神领袖安华担任首相,这就是“同床异梦”的最佳写照。



巫统领袖常口出狂言,种族性的极端言论不少。但是,扪心自问,有哪些极端成了政策?影响了我们这54年来的生活作息?政府一直批地建造的神庙,政府拨地支持华校发展。有些人会说华校是华社自己筹款建立的,这说法不完全错。但是,政府若不承认该华小的教育,我们这些炎黄子弟可以操一口比新加坡华人,甚至中国人更流利的中文吗?也许大家都不晓得,土著同胞的“宗教学校”也是半津贴的,而不仅是华小而已,所以不要把自己看得那么地卑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