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7日星期一

论双补选后



国阵在吉道和万里茂补选的胜利,显示国阵已经逐步地收回山河。虽然民联领袖声声说道,失败乃预料中的事情,也说道这两个地方本来就是国阵的堡垒等等的言论。不过,他们似乎忘了,在2004年的大选,国阵赢了超过90%的国会议席,几乎横扫天下,把江山稳稳地握在手中。2008年大选,民联从国阵的堡垒区攻下不少国阵的堡垒区,把国阵的大头们一一拉下马。那时候,民联的领袖说人民要改变了,民心思变种种的说法。但是,今天的他们竟然为失败找个“不合逻辑”的理由,企图合理化他们的落败。




民联想要入主布城,林吉祥想要当副首相,这些梦想和野心不是需要靠议席的胜利来完成的吗?议席的胜利都是需要从国阵的堡垒区下手,若依照2004年或2008年大选的成绩,在全马各地还有很多,甚至可以说足以让国阵继续执政的堡垒区。若是国阵的堡垒区,民联就攻不下的话,还谈什么执政中央呢?


民联的落败,无疑与民联无法获得乡村地区的认同有着直接的关系。民主行动党与回教党各别为华裔与马来选票奋斗努力,显然地,回教党已经无力回天了。。印度选票在未来的大选中,没有意外的话,回流国阵是意料中的事情。毕竟政治海啸之后,兴权会无法保温其影响力,让国阵有机可趁,逐步实施各种政策,力图挽回印度选票,而国大党前主席沙米大叔就是其中的一步棋子。


民联至今为止,唯一可以说牢牢掌控的是华裔选票。这种现象对马华无疑是一个困局,也对华裔在马来西亚的政治格局有着影响。虽然在丁能补选,万里茂补选,甚至吉道补选,行动党和马华都在华裔回流的节骨眼上,争论不休。但是,马华必须面对一个事实,马华的多数议席都在城市选区,而相对地,马华竞选的选区在华裔人口的比率上都较万里茂和吉道来得高。因此,马华无需与行动党争论华裔选票是否回流,最重要的是极力在大选来临前,争取城市华裔选民的支持,那才是上策。

另一方面,国阵若成功把印裔选票和马来选票的回流持续到下一届大选的话,国阵继续执政不是梦。但是,华裔继续支持行动党或民联的话,马华及民政就寸步难行,而这现象将对国家各族的政治分享,形成强烈的震撼。1969年的历史将会重演,联盟继续地执政,马华败得凄惨,在不获华裔支持下,失去代表性,选择不入阁。最终,华社及华团联署要求马华重新入阁,但在那一个时候,财政部长和贸工部长,两大由马华领袖担任的重要职位没了。若非要说马华当家不当权,我想这一个时代也是从华裔在1969年大选不支持马华后开始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