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2日星期六

100%房屋贷款不好吗?


100%房屋贷款给35岁以下,且月薪少过3千令吉的年轻人。这一项政策在去年10月,首相在国会提呈的财政预算,已经略有提过。不但如此,首相还针对购买第3间房屋的头期从10%改为20%,以进一步压制把房价炒得过高。这一项措施引来了房屋经纪,甚至以炒楼赚钱一族的不满,他们认为这是阻碍房屋业发展的一项无理政策。

谈回100%房屋贷款给年轻人的政策,公青团宣传主任李凯伦认为这是让所有的年轻人在此政策下变成“房奴”。当他提到“房奴”的时候,我就想到“卡奴”。“卡奴”就是通过信用卡挥霍消费,用未来钱来购买物品,让自己担下债务。

“卡奴”和“房奴”的实际意义差别不大,他们都是通过跟银行借钱来购买自己当下需要或喜欢的物品,而让自己在未来的日子,慢慢地摊还所欠下的债务。显然地,不是每一位信用卡使用者都是“卡奴”,因为只要“善用”信用卡,而不是“滥用”信用卡,信用卡使用者绝对不会是“卡奴”。所谓的“善用”,便是自量地使用信用卡,若意识到自己无法偿还贷款,千万别消费自己经济能力以外的物品,就不会成为卡奴。因此,同等地,若那位想申请100%贷款的年轻人懂得自我评估,自我审核自己的经济状况,没有那么大的头,就不要戴那么大的帽子,问题就不会像李凯伦所说的“房奴”。

每一项政策都有利与弊,每一项政策无法讨好所有的人。如上述所说的,把头期从10%改为20%也引起某部分人的不满和抗议,但也符合了大部分人的需要。同等地,100%的房屋贷款不是一项完美的政策,但这一个政策也点中了一个事实。房屋业市场上,很多有能力购买多过一间屋子的人士,选择把第二或第三间屋子租借给学生或在吉隆坡工作的游子,尤其是在巴生河流域一带的黄金地带或靠近大专学府的房屋,更是深受这些“炒楼一族”的最爱。他们付了10%头期,就把屋子租借出去,让租借者来替他们还每个月所需要支付的“贷款”,这是一项极为不健康的现象。这些年轻游子就一味地帮这些“炒楼一族”支付每月贷款,似乎是在帮别人供期般。但若100%贷款的政策一推出市场,年轻人有能力购买自己的屋子,把每月应该替别人支付的“贷款”转为为自己供一间房子,不是更好吗?明显地,100%房屋贷款给年轻人也是一项压制“炒楼一族”把房价炒高的政策之一。

李凯伦一味地批评政策的不好,甚至说雪隆一带无法找到低过22万的房子,那是谎言。我相信只要曾经有购买房子经验的年轻人,绝对知道现有在雪隆一带依然可以买到少过22万的房子。除非李凯伦想住排屋,偶尔想种种花草的话,那就真的无法找到少过22万的房子了。此外,李凯伦必须明白这一项政策不仅是属于住在城市地区的年轻人,而这政策是属于全马来西亚的年轻人,无论是住在郊区,小城市或大城市的年轻人,都是此政策的受惠者。李凯伦明显地把整个政策的主要探讨点放在雪隆一带,而忽略了更多大城市以外的年轻人,这就是公正党只照顾城市选票的写照,忘了城市以外的年轻人的需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