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8日星期三

难以突破种族格局

马华的“破釜沉舟”看来不被讨好,尤其是对那些喜欢落井下石的人士来说,更是企图将这一个悲壮的战斗扭转成“威胁论”。此外,马华的“不入阁”更让众人看到了华社丑恶的一面,笑话大马社会。

马华创党62年,也在马来西亚政治主流内扮演了代表华社的角色。但是,这62年来,马华即做也被人骂,不做也被人骂,就是里外不是人。马来西亚独立56年来,总是在种族政治的格局里打滚,完全无法走出在律法及社会结构产生出来的框框。因此,马华无疑地也必须在这历史造就而成的种族格局中奋斗努力。

马来西亚是一个完全被宗教和种族定格的国家。政、经、文、教在种族社会下,已形成了一定的约束和不同。当华社认为自身种族在马来西亚这国度是受到不公待遇的时候,华社要求改变现有的政治模式,摒弃种族政治。但是,另一边厢,却要求政府公平对待华教,拒绝同化论。因此,在人们都要求不谈肤色,公平对待各族的同时,却也在种族及肤色上,对政府要求种种以肤色作出发点的诉求。

公务员体系是政府沉重的负担,可说是国阵政府的负资产。公务员体系的赏罚制度不完整,完全无法贯彻赏罚分明的基本意义。因此,时有所闻地听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说辞,即内阁决定的政策,执行者却有另一种诠释。

马来西亚社会结构造就了整个体系的操作和执行。因此,想要改变这个结构的时间还长得很。这也与民族性有莫大的关系,华裔通常不爱当公务员,马来同胞习惯性地依赖,印度同胞走不出园丘,这是一个年轻国家难以一夜改变的局面。

这一个局面,是国家独立以来的社会普遍面貌,但国阵也从没改变之,相反地,有纵容的迹象。当政府极力要改变这现象的时候,换来的是社会无法接受,而民联也尝试改变这现象,但纵观执政州属后民联政府,也看出民联也无法与种族政治完全地划清界线。相反地,更有日趋靠向种族政治的迹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