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4日星期四

回教国课题是民联的毒瘤

在发生吉打州斋戒月禁娱乐上,民联支持者坚持认为那是回教党执政,才会发生的事情,也直认为那不是民联政府,而是回教党与公正党的联盟政府,因为行动党议员并不在州行政议会里。当然,吉兰丹州政府禁赌的政策曾经闹得满城风雨,但民联的支持者,还是那一句“那是回教党的政策”,并不是民联的政策。一些行动党的支持者更是堂而皇之地认为行动党可以制衡回教党,只要行动党联合公正党,回教党的回教国理念铁定无法执行。因此,就算民联执政中央,极端回教国根本不会获得行动党和公正党的支持,也相信回教党并不会有能力单独执政中央。



是的,我也相信回教党无法独立执政中央政府,毕竟只要民联洽谈好议席分配,一对一的形式对垒国阵,执政中央就必须依靠联盟,好比国阵般的模式。但,若说吉兰丹和吉打州政府是回教党政府,或是与公正党联盟的政府,并不是民联政府,这一点也合理化了“双吉”的政策并不会是民联的政策。因此,我大胆地说,槟州政府也不是民联政府,因为那是行动党与公正党的联盟政府,因为回教党议员不是行政议会的成员,他只是州政府的“友善议员”。槟州首席部长的施政再好,那也不能说是民联共同政策,毕竟是行动党掌的天下,并不是民联共同拥有的江山。也许我这样说,有人会反对,但若硬要把槟州政府归纳为民联政府,那吉打是否也是民联政府呢?那禁娱乐不也是民联的政策了吗?


我这里不是硬要掰故事,耍嘴皮,只是要带出一个讯息,民联三党在各州执政的表现,不能归为民联未来执政中央的成绩单。若依据一些“硬要推卸责任”的民联支持者的理论,在霹雳州民联政府倒台后,全马只有雪兰莪州政府才是真正的民联政府,因为三党共享政权。




但是,最近发生了雪州宗教局临检百乐镇卫理公会(基督教会)举办的亲善晚会,负责管理回教事务的回教党籍行政议员哈山阿里辩称现场有
12名马来人,让整个晚会受干扰2小时。雪兰莪这一个天下是由民联三党共同享有,而作为龙头老大的公正党籍州务大臣卡立竟然只是致电表示遗憾,而其属下哈山阿里却说有证据证明该晚会在传教,而向回教徒宣教是不合法的。


从这一个联合政府,也许是未来执政中央的基本模式,最高领导人(州务大臣/首相)是公正党议员(卡立/安华)及第二领导人(高级行政议员/副首相)是行动党议员(郭素芯/林吉祥),但还是出现了回教极端分子,回教党议员。我们曾经担忧回教党“做大”,从雪州的形式来看,回教党无需“做大”,也可以很极端。我们曾经怒骂巫统领袖极端,口出狂言,但始终无法比回教党执行的政策来得更令人担忧,而公正党籍的卡立只能深表遗憾。

其实,雪州这一个“真正民联政府”已经不是第一次执行回教政策,如上次闹得热烘烘的禁酒事件,禁止回教徒“接触”酒瓶等等。此外,雪州回青团也曾站出来反对雪州主办流行音乐演唱会,闹得雪州统治者也不爽。


从这一件事情上,我们也看到了另一个层面,在马来西亚这个国家,无论是民联或国阵执政,我们都无法改变回教化政策,只是哪一个更开明,哪一个更保守而已,哪一个让非穆斯林有自由的空间,哪一个连酒和娱乐都不可以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