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4日星期四

回教国课题是民联的毒瘤

在发生吉打州斋戒月禁娱乐上,民联支持者坚持认为那是回教党执政,才会发生的事情,也直认为那不是民联政府,而是回教党与公正党的联盟政府,因为行动党议员并不在州行政议会里。当然,吉兰丹州政府禁赌的政策曾经闹得满城风雨,但民联的支持者,还是那一句“那是回教党的政策”,并不是民联的政策。一些行动党的支持者更是堂而皇之地认为行动党可以制衡回教党,只要行动党联合公正党,回教党的回教国理念铁定无法执行。因此,就算民联执政中央,极端回教国根本不会获得行动党和公正党的支持,也相信回教党并不会有能力单独执政中央。



是的,我也相信回教党无法独立执政中央政府,毕竟只要民联洽谈好议席分配,一对一的形式对垒国阵,执政中央就必须依靠联盟,好比国阵般的模式。但,若说吉兰丹和吉打州政府是回教党政府,或是与公正党联盟的政府,并不是民联政府,这一点也合理化了“双吉”的政策并不会是民联的政策。因此,我大胆地说,槟州政府也不是民联政府,因为那是行动党与公正党的联盟政府,因为回教党议员不是行政议会的成员,他只是州政府的“友善议员”。槟州首席部长的施政再好,那也不能说是民联共同政策,毕竟是行动党掌的天下,并不是民联共同拥有的江山。也许我这样说,有人会反对,但若硬要把槟州政府归纳为民联政府,那吉打是否也是民联政府呢?那禁娱乐不也是民联的政策了吗?


我这里不是硬要掰故事,耍嘴皮,只是要带出一个讯息,民联三党在各州执政的表现,不能归为民联未来执政中央的成绩单。若依据一些“硬要推卸责任”的民联支持者的理论,在霹雳州民联政府倒台后,全马只有雪兰莪州政府才是真正的民联政府,因为三党共享政权。




但是,最近发生了雪州宗教局临检百乐镇卫理公会(基督教会)举办的亲善晚会,负责管理回教事务的回教党籍行政议员哈山阿里辩称现场有
12名马来人,让整个晚会受干扰2小时。雪兰莪这一个天下是由民联三党共同享有,而作为龙头老大的公正党籍州务大臣卡立竟然只是致电表示遗憾,而其属下哈山阿里却说有证据证明该晚会在传教,而向回教徒宣教是不合法的。


从这一个联合政府,也许是未来执政中央的基本模式,最高领导人(州务大臣/首相)是公正党议员(卡立/安华)及第二领导人(高级行政议员/副首相)是行动党议员(郭素芯/林吉祥),但还是出现了回教极端分子,回教党议员。我们曾经担忧回教党“做大”,从雪州的形式来看,回教党无需“做大”,也可以很极端。我们曾经怒骂巫统领袖极端,口出狂言,但始终无法比回教党执行的政策来得更令人担忧,而公正党籍的卡立只能深表遗憾。

其实,雪州这一个“真正民联政府”已经不是第一次执行回教政策,如上次闹得热烘烘的禁酒事件,禁止回教徒“接触”酒瓶等等。此外,雪州回青团也曾站出来反对雪州主办流行音乐演唱会,闹得雪州统治者也不爽。


从这一件事情上,我们也看到了另一个层面,在马来西亚这个国家,无论是民联或国阵执政,我们都无法改变回教化政策,只是哪一个更开明,哪一个更保守而已,哪一个让非穆斯林有自由的空间,哪一个连酒和娱乐都不可以碰。

7 条评论:

奕翰 说...

州代表大会中,丹士里郑福成说现在国阵许多给华社的拨款都不再通过马华,更透露在国阵大会上,当州主席拿督陈财和发言时,巫统的领袖居然对副首相说“mca cakap saja!"。既然巫统已经这样不尊敬马华,马华为什么还要一厢情愿的继续去符和巫统??还称兄道弟!!


马华许多选区的国阵主席职位被巫统夺去,当wangsa maju区的同志向总会长发问时,总会长居然说国阵有国阵的考量,说因为马华区会在当地没有办活动,所以国阵主席要换人,可是换了人这么久,却也不见巫统当主席后办的活动比马华多!!

当被问到wangsa maju 选区会不会拱手让人,马华的领袖都唯唯诺诺,说不上个所以然来!

不要忘记,所有的马华选区都是党的领地,假如党的领地可以这么轻易的让人说拿就拿,说换就换,那么党的尊严在哪里?假如我们的领袖连在国阵里争取保留本身的领地都办不到,还谈什么高调问政??还有什么本事为华社争取权益??我们应该严厉的警告党的高层领袖,有谁胆敢点头答应,把像wangsa maju这样一个最有可能在来届大选中夺回的选区拿去跟其他成员党对换,这人就是出卖党的叛徒。

党中央成立了一个百人网络战队,说是为了反击反对党的网络宣传,总会长还说百人不够,应该在全国增加到千人,因为反对党的网络辩手太多了。

请问,我们是不是有真凭实据,可以证明反对党的确有庞大的网络工作队??还是这些都只是我们自己幻想出来的“假想敌”??本人也常在网路上跟人辩论,深知公开的网络上,许多发言者其实都没有党派背景,而是个人的仗义执言者。假如我们的辩手常常受到围剿,那是因为真理不在我们这边,而不是辩手不足的问题。

别人的言论可以在网路上引起共鸣,获得回应,是因为有真凭实据,图文并茂的发表,反观马华同志的部落格,乏人问津,因为说来说去都没有骚到痒处,只会自我吹捧!除了奖学金与拉曼大学,不知道马华还有什么功绩可以在人前炫耀的??

是不是只要马华可以每年保住奖学金的发配額及马华的先贤开办了一所拉曼大学,选民们就必须世世代代的把票投给马华??让马华的领袖可以世世代代为官??难到一个国家的政治,就那么单纯到只有奖学金和大学的课题??

贪污腐败的问题,执法偏差的问题,到国家未来的经济规划,马华现任的领袖什么时候敢仗义执言或发表谋略??每每在发表一些政府计划时,前面必定加上一句“首相说的”,难道我们的领袖就没有个人思维吗??难道马华偌大的一个政党却没有能力为国家献策吗??还是我们真的在国阵里失去了决策的权利??

更可笑的是,马华来届大选的竞选宣言竟然要建立在“假如巫统没有失去政权”的基础上!!这么窝囊的竞选宣言怎么能够博取选民的支持??

今日的马华,是不是已经脆弱到可以任人鱼肉?难道我们已经没有了谈判的筹码吗?在PEKASA的问题上,在巫统允许马来报章发表伤害华社的种族言论课题上,马华居然无法通过国阵管道,要求政府马上对付极端的土权领袖,更无法制止巫统允许马来报章发表伤害华社的种族言论!马华还谈什么“高调论政”?难道马华所谓的“高调论政”,就是只能在领导权力核心之外的报章上发发伟伦,让自己爽一爽?这根本就不切实际,当政论政却解决不了政治课题!!

假如马华的领袖真的有政治斗争,不为五斗米折腰,那马华也不需要提出什么“不如阁”论,马华的领袖可以马上通过国阵的管道向巫统施压,务必要政府采取行动对付那些挑动种族情绪的土权领袖及马来报章。此外,马华的领袖也应该敏感积极的对任何的执法偏差及行政贪渎提出正义的批判,而不是相互包庇的去协助巫统“消毒”,“灭火”。像709事件,警方过激镇压的情形已经在网上被人图文并茂的大事发表,我们的领袖不发言也罢了,居然还连同同善医院董事部捏造事实,掩耳盗铃的要人家不要相信真实的照片录影,应该相信董事部捏造的调查报告,结果搞得灰头土脸,至今仍然成为街头巷尾的笑柄!!

马华的“不如阁”论,其实只不过是总会长一个人在唱的一出独角戏,其他的高层领袖好像并不热衷,因为他们知道假如马华来届大选的成绩不如308,总会长必定换人,到时新的领导层就可以作出新的决定,那些中选的领袖又可以本着监督政府决策的大道理,名正言顺的继续去当他们梦寐以求的部长!!

马华的领袖常常在面对基层时,不断强调本身是多么的不畏强权,不惜牺牲;既然勇于牺牲,既然要高调问政,那么从今天起这些领袖就应该对政府的行政偏差及执法偏差提出正义的批判,强硬的与巫统摊牌,务必确保那些提出伤害种族和谐言论的家伙及捏造新闻的报章得到应有的惩罚。假如我们的领袖因为仗义执言而被巫统清算,这些领袖就会马上成为“英雄人物”,党的声望也就马上可以提升。

虽然这样的做法可能会面对巫统的报复,在来届大选杯葛马华,让马华输得很难看。但这又何妨?谁说马华不可以输?我们的领袖不是常常告诉我们要“牺牲小我,完成大我”吗?以个人的利益与党的利益相比,个人是小我,党是大我;但假如以党的利益与民族国家的利益相比,党就是小我,民族国家的利益才是大我;假如党的失败,是可以连同把一个极度滥权腐败的巫统一起埋葬的话,党的牺牲是值得的。

我们的领袖常说,现在许多马华党员不敢穿上马华党服,因为这样会让他们感到羞耻。其实这些党员感到羞耻的不是因为马华输了许多议席,而是因为马华的领袖这些年来的确窝囊透顶,在许多政治课题上都静若寒蝉,不敢仗义执言。假如我们的领袖真的敢于批判时政,就算因此得罪巫统,在来届大选输得一席不剩,相信到时我们的党员在穿上党服时,都会感觉光荣。

是要站着死,还是赖着活,留待我们那些自认“不畏牺牲”的领袖自己选择吧!!

Mountebank 说...

所以,結論是:

為了有k可唱,有酒可喝,有博可賭;無論國陣如何的濫權、枉法、貪污、把國家的錢亂花至破產的地步、種族歧視~~~~

我們都一定要支持國陣?

厲害厲害,哈哈。

Mountebank 说...

請問閣下對於下面這一則新聞,以及cyberjaya不可見到豬肉的政策有什麼看法?
--------------------------
(玻璃市‧加央2日訊)齋戒月首天,玻璃市娛樂中心遵從加央市議會條例――不營業,宗教司連同數名警官“悄悄”突擊“撲空”。

玻州宗教司祖安達前晚(1日)大約11時,在加央警區主任阿都拉曼及數名宗教司官員陪同,與媒體到州內多家娛樂場所“熱點”區,欲展開取締行動,不過這些中心皆大門深鎖,就連由華裔業者經營的娛樂中心也配合,暫時關閉。

有些業者甚至在大門前貼上告示:“齋戒月期間停業,祝齋戒月愉快”,通知顧客通知暫停營業1個月。

祖安達:續不定期展開巡視

祖安達說,這是很好的現象,證明娛樂中心業者守法,宗教司局將會在未來的一個月內,繼續不定期展開巡視,不過這並非為取締,純粹給予正處於齋戒期間的回教徒適當的勸諫。

他說,宗教司局不介意成為執法單位的“代理”,協助巡視娛樂場所是否在齋戒月期間營業,或者有回教徒悄悄進入華裔業者經營的娛樂中心。

較早前,加央市議會主席羅斯里決定,所有由非回教徒經營的娛樂中心,皆可在齋戒月期間營業,不過須確保回教徒不可進入,並在入口處註明“回教徒不可進入”告示牌,否則若被取締,當局將會嚴厲對付。

至於恰逢中元節碰上齋戒月,任何舉行中元節慶典儀式的廟宇,都不允許在戶外公開辦歌台演出,當局只批准在廟宇範圍內進行慶典儀式,並確保不影響正在齋戒的回教徒。(星洲日報/大北馬)

林恩霆 说...

Mountebank:

U may have a look on this article before u comment.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35322

林恩霆 说...

Mountebank:

你的比喻和论点有些离题。我们谈论回教国的定位,您却说是否国阵贪污腐败,我们也要投他。若你要这样说的话,我大可说民联理念不一,无法兑现大选前承诺,信口开河,那我们也要投他吗?这两者的言论一样,都是离题的说法。政治上可以针对很多课题来辩论,这一次,我针对回教国,明白吗?

奕翰 说...

雪州宗教局于8月3日,在没有申请搜查令的情况下检举社区组织假八打灵基督教会举办的亲善感恩晚宴,过后雪州行政议员哈山阿里(回教党)出言力挺,被马华领袖群起炮轰,总会长蔡细厉于隔天发表文告指明雪州行政议员哈山阿里必须对事件作出解释及道歉,接着许多马华州级领袖也纷纷发表文告,要行动党行政议员表达立场,要雪州政府对事件展开调查,负责,道歉及开除哈山阿里,否则行动党就应该与回教党决裂;更不忘揶揄回教党“并非真正开明”,说民联的“尊重”是在“做戏”,更要求雪州非回教党行政议员必须引咎辞职。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雪州民联政府得处理方式:

8月4日----雪州务大臣卡立亲自致电教堂主理牧师何强赞表达遗憾,并下令雪州宗教局呈报告解释。

8月5日----在雪州务大臣卡立对所有雪州议员下达“封口令”的情况下,行动党党巍林吉祥适时发表文告,对事件的发生表示遗憾,并指责哈山阿里无视大臣的命令,袒护雪州宗教局的举动是离群及毫无团队精神的。

8月5日----雪回教党表态,强烈反对宗教局突击检查其他宗教场所,并促哈山阿里及雪州宗教局作出解释,此外也宣称回教党内无人将该晚宴与向回教徒宣扬其他宗教一事挂钩,除了“哈山阿里”一人之外。

从以上民联的应对策略,充分的在人民面前展现出民联各党的步伐一致及合作无间的 团队精神。

反观国阵,在马华领袖不断的谴责声中,由首要媒体掌控的“每日新闻”于8月6日封面报道“金钱贿赂典当信仰”,并指责上述事件是特定组织假借慈善活动,救济生活窘迫的回教徒,目的在于唆使回教徒转教。

8月9日,巫统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诺奥玛更向报界表示“相信宗教局官员是依法行事”。

脆弱的马华再次被自己的盟友(巫统)在背后插上一刀!奇怪的是,马华的领袖好像个个都练得一身铜肩铁背,屡屡的被人在背后插刀都不觉得痛,还不时的在基层面前赞扬巫统有多开明,更百般的要挟华社必须支持巫统,支持国政!

在哈山阿里袒护雪州宗教局时,我们的领袖对民联提出了诸多要求,现在轮到自己的盟友袒护雪州宗教局,不知道我们的领袖会不会也一视同仁,务必要巫统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诺奥玛“道歉”?否则,我们的领袖是否有胆量与巫统“决裂”?那位曾经要求非回教徒行政议员引咎辞职的州议员是不是也会辞职以示抗议?

以上的迹象,已经充分显示马华在国阵中早已被其他盟友视若无睹,因为巫统知道,马华的领袖都是“没有脊椎的动物”,不论如何的对他们“百般蹂躏”,最终他们还是会在风停后,抬起头,站直腰。

我们不敢奢求一向强调“高调问政”“敢怒敢言,敢做敢当”的马华领袖能够在这事件中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只要他们也能像民联一样,迫使雪州巫统与署理主席拿督斯里诺奥玛划清界限,清楚地表明巫统不赞同雪州宗教局的行径,并且要求中央政府采取行动,对付捏造事实,常常作出煽动性报道的马来报章,相信至少还可以挽回一点已经荡然无存的“尊严”。

林恩霆 说...

弈翰,我很质疑你所说的“从以上民联的应对策略,充分的在人民面前展现出民联各党的步伐一致及合作无间的团队精神。”

若是合作无间的团队精神,行动党林吉祥会说哈山阿里离群,没有团队精神吗?若真的是一个团队,为何发展至今的却是回教党议员支持雪州宗教局的做法。

因此,民联只是一个理念没有完全“统一”的阵线,这样的联盟若执政,必为国家带来混乱,毕竟民联的行政议员完全不懂何谓“内阁决定,共同决定,共同负责”的政治原则。

我想你的卖花赞花香的做法,实在难以令人认同,而且有自圆其说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