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3日星期六

净选盟碰上明福

这一个星期,国家有两件大事需要人民的关注,即赵明福一案及警方针对709净选盟示威的短片发布。皇家调查委员会针对赵明福坠楼一案作出最后的裁决,即在反贪委员会官员激进且不人道方式的逼问下,选择自杀。至于709净选盟示威事件在警方所公布下的录影,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也揭露了政治人物尝试掩盖的事实。

让我们先谈谈709净选盟事件,警方就最主要的3项指控作出解释,即向同善医院发射水炮及垂泪弹,回教党署理主席末沙布指自己被警车猛撞,再来便是警方对公正党支持者发射垂泪弹,致使峇哈鲁丁心脏病身亡事件。这三件事情当中,警方首先承认向同善医院发射水炮和垂泪弹,不过却是距离医院大楼约150公尺的范围。《东方日报》报导说警方发射地点,即入口处是否能归类为同善医院范围,有待调查。但事实上,入口处以内的地方都属于医院范围,不能因为距离医院大楼约150公尺的范围,而否定对同善医院发射水炮和垂泪弹的指控。水炮和垂泪弹必定会如卫生部长廖仲莱所说的,“可能因风而吹进去医院”而打扰病人休息,更何况医院是属于人民的避风港,“战争不向医院动武”是国际战争条约列明的基本条例,警方作为一个纪律部队,不该漠视这一层面。有关部长必须对此事件解释,并为自己一度的否认,向社会大众道歉。

回教党新任署理主席末沙布是回教党党选以来,被媒体号称为开明派的领导,即非宗教司出身的领袖。末沙布在709当天,他指责警方为了拦截他,不惜以警车撞倒骑着电单车的他,以致他的右膝盖骨裂。不过,警方却实实在在地公布了末沙布整个事件发生的录影短片,而这个录影短片显示末沙布与其回教党同志在作危险U转后,不慎撞上路边的路肩翻覆,还擦到尾随而来的警车。末沙布较后也否认了警方的说法,并再指责警方没有公布整个录影短片。说实在的,我认同末沙布所说的,即警方有追捕他,这可能性是存在的,因为警方提到电单车擦到“尾随而来”的警车,证明警车的确在追捕他。但是,在电单车摔倒前的那一瞬间,警车有碰到末沙布的电单车吗?是警车把他的电单车撞到U转呢?还是正如警方所说的,他危险U转,导致自己跌倒,撞到路边的路肩而受伤呢?这要看到警方公布的录影,方能确定。但事实上,现场的媒体记者和非政府组织,如华总代表都对此没有一丝的异议,即末沙布说谎。

心脏病发逝世的峇哈鲁丁也让人看到了民联爱消费死人的做法,面子书流传指公正党支持者峇哈鲁丁躺在吉隆坡双峰塔前的照片是虚假的,那是一位行为极端的集会者苏哈迪。他当时是以极度夸张的表情,作出痛苦的模样,然后摄下有关照片。无奈过后被流传成是峇哈鲁丁的照片,形同警方的工作执行,导致人民死亡的假象。最为可恶的是,录影显示苏哈迪在半山芭集会过程中,不断煽动其他净选盟支持者,并向支持者表示:“若警方不冲过来,我们就失败了”的谈话。我相信很多人对净选盟的诉求举脚赞成,但我们还是无法忽略一点,即净选盟示威是被民联操弄人民情绪的一个平台,有其背后的政治目的。从苏哈迪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见民联是希望借用政府的恶镇压,取得人民的怜悯,方算是成功,而警方在709前的大逮捕,也是民联所谓需要成功的一环。

此外,警方也公布了峇哈鲁丁随同大批集会者,逃入双峰塔对面的Avenue K广场内。他也并未遭到警方的追捕,同时警方也出示了救护人员向峇哈鲁丁施救的照片。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热辣辣的“黄色新闻”还没结束,赵明福一案的皇委会报告出炉了。

皇委会对赵明福坠楼的调查结果,是自杀。也许很多人对这样的判决不满,甚至不相信,尤其是赵明福的家人。这一个报告出来后,首先必须称赞政府,据实向人民公布有关报告,没有任何的隐瞒。其二,在政府机构出现滥权和不符合程序的盆问方式,政府必须对此有所交待。反贪委员会出现如此恶劣的官员,尝试利用一切的谎言,来掩饰自己的罪行,尤其是已经荣升为森州反贪委员会主席的希山姆丁。皇委会确确实实道出反贪委员会的官员说了一大堆的谎花,甚至演戏欺骗皇委会成员。总检察长阿都干尼说这3位官员若犯了纪律行动,应交由公共服务局处理。这是什么话?难道政府只是要对这3个狡猾的官员作出调职的处分吗?阿斯拉夫是一位曾对被盆问者动粗的调查官,这样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执法人员,国家的公共秩序还可以依靠他们吗?


但话说回来,我并不认同“坚持扣留属谋杀”的说法。在这说辞之下,“全民挺明福”成员是否已认定赵明福是自杀,否则的话,为何提出“坚持扣留属谋杀”说法。当然,我认同林吉祥的说法,即3个涉案的反贪会官员应该即刻停职查办,并在咨询法律下,将其提控上庭。虽不至于以谋杀罪提控之,但应该就现有的法律,对这3个尝试说谎及演戏来阻碍司法公正的官员加以严惩,尝试欺骗皇委会成员,即同等欺君,毕竟皇委会乃最高元首委任之。检察署也应对这3人在处理赵明福案件上,所作出的种种违法行为,提出控告,包括浏览色情网站等行为,以对公务员杀一儆百。

在此事件上,最为悲痛的是赵明福的家人。真相到底是什么?皇委会给的答案没有获得民联及社会部分人的认同,难道只有找到一个人来顶罪,那才能符合民联和社会的意愿吗?我不晓得。但,我认同皇委会5人的专业,都是专业人士,都有其专业操守,也许真的尽力了,也尝试为赵明福找出真相。但这结果不被接受,皇委会成员也算是尽了力,也让社会大众看见政府公共制度的不足。对国家来说,重新检讨公共服务领域的赏罚制度才是最为关键的,无论谁当政府都好,公务员都是国家施政的执行者,也是最为头疼的关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