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日星期一

朝野都派糖果,何必只怪国阵?



2013年财政预算案推出之后,亲国阵的人士必定卖花赞花香,民联的支持者肯定使劲全力,将这国人视为“好事”的事情,套上种种的贬义名词,让这“受各界青睐”的财政预算案,变成一文不值。

坦白说,这一点倒不意外,毕竟在308大选后,政党人士或个别阵营的支持者,都轻易地患上“选择性忘记症”。此话怎说呢?国阵与民联的政策其实大同小异,甚至存在着互相抄袭的成分。举个例子呗!槟州民联政府派100元给乐龄人士,国阵中央政府也有样学样地,派发500令吉给全国选民。唯一不同的是,国阵派的是无论选民与否,但必须是属于贫穷人士,方能获得政府的500元援助金。然而,槟民联政府却无论贫富,只要是槟州选民,都可以获得100大元,哪个 着重于选票,看官们自我衡量呗!

再来,当国阵中央政府颁发半个月或至少500令吉的花红给公务员的时候,槟州和雪州民联政府也尾随步伐,输人不输阵,分别比国阵中央政府派发多100元及200元,这不是比国阵中央政府派更多的“糖果”吗?这些朝野互斗的政治伎俩,看在老百姓的眼里,但“糖果”照拿,票照投!

笔者老家左邻右舍不乏领取了槟政府的100元,却30年都不曾投火箭的乐龄人士,更别说未来的大选,会给行动党奉上选票。因此,“糖果照拿,票照投”的口号,并不是民联的独享的口号。同样地,国阵发放的就是“糖果”,民联派发的却是“体恤人民”,这就是两个不同的标准。

“大选糖果”往往成了民联攻击国阵“利民政策”的贬义形容词。然而,笔者认为“大选糖果”并无不妥,政党、政府或政治人物,都是依靠人民手中的一票,来延续其政权,不仅是国阵中央政府,就算是雪州和槟州民联州政府,不也是为了人民手中的选票,执行种种利民的政策?免费水供、发放100令吉乐龄回馈计划、200令吉宝贝计划等等,难道这些不是为了讨好州内选民的“大选糖果”吗?


当大家把预算案套上“大选预算案”或“糖果政策”时,其实这是针对性的控诉。政府或政党所作的每一个动作,目的就是为了选票,选票就是等于支持的力量,而马来西亚自308大选后,四年多以来,每一天都在吃朝野政党给的糖果,而我们选择以“不同的形容词”来为这些“糖果”开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