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5日星期六

《中国报》霆院声声:改革,從制度開始

2006年那一年,曾經到新紀元學院參加行動黨主辦的講座會,席上主講人有林冠英、林吉祥及黃進發,我也捐款給行動黨。然而,畢業后還是選擇參與馬華的政治工作。
 對于馬華,因為參與而瞭解,因瞭解而認同,馬華是一個“做事”的政黨,卻不是一個會“做人”的政黨。服務型的馬華慘遭唾棄,辯論型的行動黨獲得認同,這就是兩者的分別。
 馬華的地方服務口碑不錯,不過那是90年代選民的要求。馬華不能再將“民生服務”,當成爭取選票支持的論述。馬華的政治思維依然停留在過去,無法迎合如今華社對馬華更高層次的要求,進而讓馬華進一步與華社脫節。
 馬華的內鬥內行,一直引人詬病。馬華黨內紛爭、領袖之間的矛盾,總是喜歡攤在陽光下,通過媒體喊話。在媒體“助威吶喊”下,馬華領袖似乎也樂此不疲,把家務事當成娛樂新聞操弄。
 有馬華領袖直言,馬華黨選比其他政黨來得激烈,因為馬華有黨產。事實上,馬華過去的黨選之所以激烈,是因為黨職捆綁官職所致,黨選決定官場前途;然而,現今的局勢,黨選已從過去決定某個領袖的官場命運,變成為黨產而戰嗎?難道真的是輸剩“現款”?
賦予新生命和價值
 馬華的改革,必須對遴選黨領導和候選人的制度,賦予新生命和價值,讓遴選制度包涵民意基礎,進而拉近黨意與民意的距離。當然,制度的改革依然無法真正讓馬華重生,馬華領袖的思維和心態,才是決定整個改革和黨未來走向的關鍵。“黨國與權位”,何者為先?
 此外,對根深蒂固的傳統政治生態,馬華又如何在國陣大家庭內,打出新的套路?有人勉勵馬華說,行動黨不也曾在過去幾十年,敗得體無完膚,林吉祥與卡巴星雙雙在99年大選敗下陣來,但行動黨從未放棄。
 這話只對一半,行動黨身處反對陣營,反對黨一直以來,在華裔選區有一定基本盤,畢竟華社希望反對黨可以在國會炮聲隆隆。今天的馬華身處執政陣營,處境尷尬不已。馬華退出國陣,當起反對黨?目前的反對黨勢力強大,就算社會主義黨也無立足之地,馬華還可能佔一席之地?
 馬華重生,需要的是黨員改變的勇氣,讓黨員決定馬華的未來,由下而上,擺脫“由上而下”的舊觀念,讓黨領袖遵循黨基層改變的意願,進行黨內徹徹底底的變革,而不是形式上的變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