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0日星期四

马华是企业,还是政党?

政治本来就是一场相对残忍的游戏。一个政治人物花了大半辈子,攀上高位,然而一场政治角力,可能就这样地让耕耘多年政治人物一扫而下,落得永不翻身的地步。政治角力可以是与敌对政党的角力,也可以是党内的派系斗争。

马华作为一个创党近60余年的政党,而且还是执政集团内的一员,其握着的资源相对地不少。此外,过去曾经的风光造就了今天的党产丰厚,党员的向心力和社会大众的支持,让这一个老牌政党不缺钱。

曾经有人这么说,马华经历308大选和505大选后,仅输剩党产,也没有什么好输的。这一届党选,大家的目光似乎不再是什么当不当官的问题,因为大家都知道马华的政治实力,就算有官当,其实也不多空间让自己来填补。与其争官职,不如来争党产呗!

马华是一个政党,为国家、社会、民族、社稷而斗争,除了人民议题,还是人民议题,政党的斗争不谈人民议题,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召开汇报会,对马华党产指指点点,这到底还是一个政党吗?从“数字文告”的一来一往,看似是一场大企业的股东大会,而非争论政治立场的政党。

马华的党选向来都不是理念之争,而是是非之争。每一个饭局,不是力数对方的不是,就是打悲情牌,如何地被欺负等等,这种论述还配得上领导马华吗?欲竞选高职的领袖,应该提出自己对“改革马华,定位马华,领导马华”的概念,而非一直强数对方如何地15号车牌,甚至再提出那已无法挽回的性爱丑闻。

当巫统的种族极端言论充斥报章的版面时,行动党充耳不闻,因为他们知道巫统越多这样的表现,他们是最大的得益者;相反地,在反驳,甚至怒斥巫统领袖的种族极端言论上,大部分的马华领袖缺席了“社会议题”的这一块。


出席饭局的中央代表,除了欲了解廖中莱如何地委屈,蔡细历为何要谴责老廖之外,是否还会询问这些领袖,马华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如何自处在国阵内部的尴尬?入阁与否,是否有思前想后?马华如何在这种族矛盾加深的氛围内突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