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7日星期一

过去拒绝辩论,现在支持辩论

505大选后,朝野各政党忙着党内选举,而这些选举新闻充斥在报章版面,将过去热热闹闹的大选新闻,取而代之;过去,朝野领袖对骂的新闻,也变成各政党内的公开叫骂,除了最火热的马华,还有行动党和巫统。

党内选举文化与大选文化有些不同。大选的时候,朝野互相叫嚣,要求辩论国家课题的建议此起彼落。但是,稳坐钓鱼台的执政党以种种的理由推搪,甚至抛出“辩论不是我们的文化”,唯独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与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之间的两场分别以中文与英文的课题辩论,是过去最为轰动,也是唯一政党之间“王对王”的对决。

然而,大选落幕,党选开启,此时冒出“辩论”的声音来,不仅是马华,也包括巫统党选。今早,看了巫统最高理事赛夫丁于面子书上称道,他非常支持党内选举以电视辩论来宣扬理念。以电视辩论来宣扬党选理念的做法,巫统并非第一个建议,而马华早已在2008年党选的时候,已经在总会长和署理总会长之职候选人之间展开,而后来当选总会长的翁诗杰却缺席有关辩论,署理总会长候选人之间的辩论,只有蔡细历和林祥才赴约。

当民联在叫嚣国阵领导人辩论的时候,国阵领导人却说这不是我们的文化。然而,当发现在党内选举中,缺乏机会宣传自身的理念或没有足够的平台时,却跳出来说要辩论。难道这就是弱者的一种合理诉求吗?

辩论让事实越说越清,真理越辩越明。辩论不是一个弱者祈求翻盘 的平台,我们必须将辩论的意义建立在互相提供平等机会,去寻求认同和支持。

当敌对政党要求辩论国家课题时,这些政党领袖摆高姿态,认为无需与别人一般见识,其实心里是惧怕辩论相等于给予对手机会来表现自己,甚至鞭挞自己。但是,在党内,这些人却认为必须通过辩论,来争取合理的对待和选票。对他们来说,辩论只不过是一个工具,却从来没有发现辩论对民主所产生的真谛。


关乎全民的国家课题辩论,上不了电视;然而关乎政党的理念辩论,却可以上电视作宣传,剥夺那些非巫统党员的电视时间。这种做法,也是一种霸道的行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