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6日星期六

卡立有太多的无奈

马来西亚政坛自505大选以后,仅能用两个现象来形容,一是趋向种族和宗教极端,其二便是摸不着方向和理念。

无论是国阵或民联,这两种现象已经变成这两大阵线的病态,也因为如此,这两个阵线的分隔线趋向于模糊不清。当一个课题出现时,我们不会再看到国阵与民联分别拥有各自达到共识的立场,最明显地莫过于伊斯兰刑事法课题。

这里没有意愿要谈论伊斯兰刑事法的落实,相反地,我们只是借用这一个课题,剖析马来西亚政治在505大选后,所呈现的另一个现象。

当伊斯兰刑事法的课题再次地冒出后,巫统和伊斯兰党开始暧昧了,行动党和马华开始不知所措了,这就是两线制模糊不清的现象。我国政党政治与印尼政党政治不同,印尼可以因为联盟、课题或利益,走在一起,但也可能因为同一个原因,选择分手收场,再见不再是朋友。

当谈论宗教的时候,巫统和伊斯兰党拥有相同的话题,而以马来人为主的公正党也只能采取观望的态度,完全不会为非穆斯林说句公道话。不仅是伊斯兰刑事法,看看雪州政府对待大马圣经公会遭突击和扣押圣经事件的态度,就可以看到这一个以攻入布城为蓝本的雪州政府体制,是如何“无奈地”捍卫非穆斯林权益。

行动党身为民联的其中一份子,也是雪州政府的成员党,面对诸如此类对非穆斯林不公平的事件,也只能叹无奈,抑或是把责任推到雪州大臣卡立的身上,认为他办事不利,导致人民不满民联。来到这一个点上,其实行动党的处境与国阵华基政党没有什么不同。

你大可以说行动党比国阵华基政党更有说话的权力,平起平坐,但事实上,当一个课题牵扯到马来统治者或宗教课题时,平起平坐的说法只不过是一种表面的粉饰,扣押圣经事件和撤换大臣课题上,已经可以看到这个问题的存在。

这不是行动党的问题,这是马来西亚非巫裔政党的集体问题,他们身处同一个困境。当我们寄望行动党突破这一个窘境时,眼前的事实已经说明他们办不到,他们办不到国阵华基政党办不到的事情。

今天的行动党就算可以叱咤风云,也仅能在槟城境内办到,因为那里不存在着马来统治者和马来人占多数的州议会。如今的行动党比当时执政槟城的民政党更有能耐,是因为今天的槟城没有必要看中央政府的脸色,而一旦民联执政中央后,掌握中央资源的民联老大(也许是安华),会否以资源捆绑槟州政府呢?这其中的可能与否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但是,可以确定地是,公正党老大安华已经打开铡刀,欲撤换雪州大臣卡立。行动党在槟城可以自由地发挥,因为行动党顶头无老大,林冠英可以高喊“我就是老大”,而原属公正党籍的卡立则有这百般的无奈,他必须委任安华出任雪州经济顾问,他必须面对同样掌握基层实力的雪州公正党主席兼该党全国署理主席阿兹敏的“搞搞震”。

可以这么说,卡立就算犯下错误,在这些所谓的“大家长”的无限放大下,已经变成了一个“千古罪人”。今天,卡立似乎不受控制了,但一个被强迫推翻的政治人物,这只不过是一个政治常态。若要比1998年的安华,其妻子旺阿兹莎成立新政党,号召万民走上街头,展开“烈火莫息”运动。卡立今日的所为,可说是温和许多了。

这里不愿讨论卡立是否该被撤换,而只是想分享卡立与林冠英同是一州之长,但却有不同的无奈。前有安华和阿兹敏,后有马来统治者和宗教的担忧。扣押圣经事件和阿拉课题,就算是旺阿兹莎出任雪州州务大臣,结局还是一样的,毕竟苏丹已经下令禁止州民使用阿拉字眼,甚至炮轰伊斯兰党议员针对雪州伊斯兰理事会的胡言乱语。当然,旺阿兹莎出任大臣的话,至少不会像卡立一样,面对安华和阿兹敏的左右夹攻。

行动党认为扣押圣经事件和阿拉课题,甚至马来西亚圣经公会把总部迁到吉隆坡,避开雪州宗教局的为难,是雪州民联的耻辱。但是,若这是一项耻辱的话,行动党大可以直接向作为伊斯兰首长的苏丹进谏,阐述他们的不满和担忧,但行动党可以这么做吗?显而易见地,行动党不能,那只能把责任推到卡立身上吗?

水供课题也是其中一项雪州大课题,国阵在2008年大选后,曾经断言雪州将在2014年面对水荒问题,但民联雪州政府无视国阵中央政府的说法。期间,时任行动党籍行政议员刘天球还带领记者到水坝巡视,证明水位安全,水供充足,直指国阵中央政府说谎。就在刘天球的无知做法后,一名水利灌溉专家反驳刘天球的说法,指水坝拥有足够的储存水,并不代表就不会面对 水荒,因为雪州需要的是滤水器。拥有充足的存水,但没有足够或发挥效用的滤水器,也会让雪州面对水荒。事实证明,雪州就在今年面对水荒问题。

雪州大臣卡立为了解决影响人民的水供问题,放下政治分歧,与国阵中央政府达致协议,共同解决水荒和重组问题。对于民联高层来说,这是一项不考虑政治的做法,所以坊间传闻指民联认为卡立只懂搞企业,不懂搞政治。然而,对于人民来说,政治输赢和水供,哪个较为重要呢?


伊斯兰刑事法和雪州大臣课题已经让朝野陷入模糊不清,搞不懂情况的地步。当然,雪州大臣的课题肯定会有尘埃落定的一天,也许是伊斯兰党中委会会议后,也可能拖到重新举行州选举,但所有的模糊和分歧是否会在这些课题落幕之后,取得一个人民期待的“完美两线制”呢?且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