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4日星期五

峇东埔补选的民联怪象

峇东埔补选已展开,民联三党的矛盾关系,看似解开了,其实又是解不开,而这一切始终纠结在伊党全国主席哈迪阿旺这号人物身上。

峇东埔伊党区部扬言,该区部只会在公正党向伊党公开道歉,并宣告支持实施伊刑法后,才会为公正党助选。事后,伊党中委会议决,需为公正党助选;但峇东埔伊党区部似乎不领情,仅表示只会听从全国主席的指示,而哈迪阿旺则说他尊重峇东埔伊党区部基层的意愿。

好了,这球踢来又踢去,看来伊党峇东埔区部是不会尽全力为公正党助选了,票源肯定有所流失,尤其是峇东巴西州议席一直以来,无论是国阵强盛时期,还是民联赢得州政权时,都是伊党的囊中之物。

据说伊党在峇东埔拥有3千张基本票,这3千票不出来投票还好;倘若出来投票,而又把选票投给国阵的话,来回就是6千票的差距。

谈了伊党,我们看看槟州执政党行动党。槟州伊青团最初也表示,对与槟州社青团(槟州行动党青年团)的合作,感到不舒服;而槟州社青团这方面,则恨不得快点拥抱伊党,还发表了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言论。

槟州社青团团长黄伟益国会议员表示,他们愿意与伊青团在补选中合作,并在补选结束后,再继续地“重新绝交”。坦白说,看到某中文报章的地方版新闻上的大大标题,相信大家都忍不住笑了。

看来以后我们可以冷待行动党对任何课题或对友党,所展现的任何立场和态度,因为他们可以为了己身的共同利益,而选择典当人民的权益。在补选的课题上,他们选择了政治,而非人民的利益,政治利益高于人民利益,不就是如此而已嘛!

槟州首席部长兼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曾表明当前只会与伊党全国主席哈迪阿旺绝交,而非伊斯兰党。当时,无论是伊党所谓的保守派或开明派,都对行动党的态度,感到无比的惊讶,甚至以幼稚形容之。

事实上,黄伟益的“重新绝交论”也可说是幼稚至极的。即使不甚了解政治新闻的人,都会觉得这是“小孩子闹情绪”的论调,今天跟你好,明天就不跟你好。最为可悲地是,这是出自槟州执政党的领袖,甚至是一个号称准备入主布城的政党。

当共同利益摆在眼前时,行动党可以暂时与伊党合作;当利益工作完成后,行动党又可以与伊党“重新绝交”,来届大选是否会重蹈505大选时的戏码呢?“暂时和好”为大选?

一个伊刑法课题,足以让行动党暴露出其政治态度和道德。我们暂不谈伊刑法的影响程度,仅仅是行动党在处理伊刑法课题上,就可以看出这一个政党的论政火候不够,尚需多多磨练,而人民应该成为监督,否则的话,政治人物的论政能力水平将因人民的宽待,而显得丑态百出。
发表评论